致香港市民的公開陳述書(2012年12月)
(首頁 陳述書二 陳述書三 陳述書四 現在情況)

(這是陳述書一,是很長的,請耐心閱讀,感謝!)
(這裡的曾作修改,與寄給其他部門及機構的稍有不同)
  
  本人蕭濟福正與曾兆麟先生, 何天成先生, 陳振華先生, 高思文先生, 蘇瑞龍先生, Yick Wing Keung先生 及Michael Roger Eyles先生進行一宗民事訴訟, 現在正處於上訴階段. (本人在訴訟前約一年多的時間內曾向公司註冊處作出約十多項相關的投訴.)

上訴至今已有約半年的時間沒有進度. 由於本人認為法官處理不公,包庇被告,而當中又涉及刑事成分 (本人曾在訴訟前向廉政公署及警方舉報,都不受理.). 故以公開陳述書的方式向香港市民陳述當中情況, 並寄給以下相關部門及機構, 希望能得到關注及處理.

1. 律政司 (香港金鐘道66號金鐘道政府合署高座23樓)
2. 香港警務處商業罪案調查科 (香港灣仔軍器廠街一號警察總部大樓二十二樓)     舉報信
3. 高等法院首席法官 (香港金鐘道38號)     投訴信
4. 香港大律師公會 (香港金鐘道38號高等法院LG2)
5. 香港會計師公會 (香港灣仔皇后大道東213號胡忠大廈37/F)
6. 香港電台新聞部總編輯或千禧年代主持人或自由風自由 PHONE主持人
   (九龍廣播道30號廣播大廈 香港電台)
7. 蘋果日報總編輯 (香港將軍澳將軍澳工業村西駿盈街八號 )
8. 香港市民(http://www.ec-learning.com/siu/ 已過期,請往http://www.siuchaifuk.idv.hk)


以下是所涉及的利益爭議(以後也有提及)     案件詳細

核數師報告顯示公司截至2006年12月31日為止,只有四萬多元收入.第一至第三被告人在聆訊中解釋公司入不敷支時, 說是因為很多廣告都是免費的.但從證據A015,A008-A009(2006年公司的推廣電郵及其附件)中可見, 雜誌的每頁廣告費是HK$8100(已是優惠價), 每期銷售量約有50000多本,而雜誌的每本定價是HK$30元.即使只計算賣雜誌的收入,也有HK$150多萬一期, 是遠超過核數師報告中的四萬多元的收入.所以說公司收入只有四萬多元是難以置信的.



以下是節錄自一次聆訊的情況(以後也有提及)     案件詳細

2012年3月27日16:27:10時的聆訊情況
本人: ......你們(第一至第五被告人)的所有證供都是一樣的,我想問你們有否夾過證供?
第三被告人陳振華先生: 第一,我唔知道是不是一樣的,因為我沒有看過其他的抗辯書.第二,我寫出來的全部都是事實......
本人: (正想追問,不過法官比我快.)
陳江耀暫委法官: 真是一模一樣的,影印機印出來般的.有沒有可能這般巧合?五個人,五部電腦,做得了一模一樣的東西出來嗎?
第三被告人陳振華先生: 喔,你是說所有的內容寫的......
陳江耀暫委法官: 當然啦
第三被告人陳振華先生: ......format,格式......
陳江耀暫委法官: 不是format格式呀,是內容呀.
第三被告人陳振華先生: 噢,內容是一樣,是的.
陳江耀暫委法官: 他(原告人)是問你:喂,你們是否有相討過,內容(怎麼會)是一模一樣的......
第三被告人陳振華先生:
陳江耀暫委法官: ......好像是一個人寫的,然後每個人再簽個名上去似的......
第三被告人陳振華先生: 絕對有相討過!絕對有相討過!
......

本人不知道要怎樣理解第三被告的回答.他似乎覺得自己是在一個無法無天的地方,才說出這無法無天的話來. 如果是本人基於他首個不實的答案追問下去,那情況當然是對他相當不利的.所以法官的追問客觀上是對他有利的. 本人並沒有因為這樣便覺得法官不公平.不過,從法官的裁決書中可見,法官對各被告人的作供,大都是深信不疑的. 這件事也是沒有提及的.


2012年3月27日16:08:15時的聆訊情況
當本人想問第一被告人有關他的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第5頁第27點:
"27. The Plaintiff has not contributed the paid-up capital HK$700, as stated in the audited financial statements."
這句大意是說在核數師報告(2007/01/01-2009/12/31)上顯示,原告人還沒有支付HK$700的資金欠款.

本人: ......
陳江耀暫委法官: 這句是錯的,因為那7%是不需要付錢的,只是auditor不知道,
本人: 我想問如果這句是錯的......
陳江耀暫委法官: 他寫錯了.我說了,錯的就不准許問了.再說(的話)我便要他把那句刪掉,問這些是浪費時間. 只是他寫錯,他自己也承認的.是否同意(問第一被告人)?
第一被告人: 同意
本人: 在你說這句之前,我從未聽過他們說這句是錯的.
陳江耀暫委法官: 我說是錯的,現在他同意我的說法,我裁決這是錯的,我的裁決是說這句話沒有基礎,是亂寫的. 因為auditor不知道,以為你要付錢的.他們(第一至第五被告)不知道.他們(第一至第五被告)照將auditor不知道而寫錯的結論抄上去. 是他們不對的......

這位法官問第一被告的形式是先提供答案,然後再徵求第一被告同意.「他自己也承認的」是在第一被告人答「同意」之前的, 他還可以說不同意嗎?法官知道這個錯並不奇怪,奇怪的是法官還知道錯的原因是核數師不知道,以為本人要付錢的. 第一至第五被告又不知道核數師寫錯,而將這錯誤的結論寫上反申索陳述書,然後來誣捏本人.這位法官不但知道這個錯誤, 連錯誤的原因及經過都能具體地說出來.似乎要幫第一至第五被告人 甚至核數師作供,來填補這部分的空白!法官具備的是神的能力,能知過去未來!

那HK$700是這樣的:
在加入 Fresh Media Limited 前的一次會議上,本人和第一至第四被告人相討為公司申請網域名及網頁儲存服務, 談到誰先為此付錢時:
第4被告人說他的錢在外幣戶口,港幣很少錢.
第1被告人說他的錢在定期,也沒有錢.
第2被告人說他可以支付.
那天晚上,本人和第2被告人說他們(第1和4被告人)的話不可信,而且他們是大股東,不應該由他(第2被告人)支付. 並提議他第二天找個借口推掉,他說他不懂,叫本人幫他推.本人沒有拒絕.但後來覺得他答應的事情,本人沒有資格幫他 推掉,所以本人自己付了錢.

在加入公司初期的一個會議上,本人因為要支付700股份(以hk$1一股)的價錢,所以要給第1被告人hk$700. 即是說本人的700股是第1被告人賣給本人的.本人於是把支付網域名及網頁儲存服務的單據拿出來,想第1被告人(是他負責財政的) 還本人約 $2000 的費用.第4被告人說這些都是小數目,而且大家都有出過錢,不如大家不要計.於是第1被告人給了本人700股份的 買賣單據而沒有收本人$700的錢.本人也沒有向公司追討約$2000 的費用,收下了單據.而股東協議書是之後補簽的.

說也巧合,本人那700股份的買賣單據在訴訟前不知道在何時何地遺失了.不知道是否有什麼神人將這事通知他們(第1-4被告人),使他們記起部分回憶...... 這本人不想猜想.

所以法官所說的原因是很有問題的.一定是有人先有單據或證據(當然是偽造的或不實的)交給核數師,然後核數師才能將此數目記在帳目上. 而且這件事發生在2006年的,核數師卻把 這個項目記在新的帳目(2009年度的)上,核數師是怎麼知道的?第一及第三被告人也在2010年8月10日通過決議把本人欠公司$700 (本人即使欠,也應該是第1被告人) 一事記錄下來,然後再記在反申索陳述書中.連這$700的由來也記不清楚,卻 花了這麼大的心力,捏造了一個錯誤的回憶出來誣蔑本人,最後給法官用了一個錯誤的理由及經過把這個錯誤道破.真是不知道要怎麼反應! 合理的人遇到不合理的事,印象很深,很難忘記;不合理的人幹太多不合理的事,印象模糊,記得很少,難怪他們!

法官似乎是說這是個無心的錯誤,這本人是很有保留的.但到底是毀謗,還是誣告,甚至是作假證供,本人則是不清楚的.



以下是節錄自判決書的部分判決理由及本人的回應(以後也會提及)     案件詳細

「本席也不認同會議紀錄可幫助原告人證明他是否從參與董事會或其他方面對公司作出貢獻,或違反董事誠信責任。公司的財政狀況及 雜誌是否公司的資產,均不是從會議紀錄可看到的。」

公司的會議是會討論各人的分工、各人的工作報告、是否有人失責、公司的業務情況、財政狀況、資產狀況等等, 但是無論是在各被告人還是在本人的文本證供及口供中,都少有提及會議的內容, 所以本人認為歐陽桂如暫委法官在對會議內容幾乎是一無所知的情況下, 沒有條件作出以上的結論.不知道會議記錄內容的人,又怎能判決會議記錄是否與爭議有關?

不過,有被告人在之後的聆訊中,表示除周年大會外並無會議紀錄. 就是這樣,事前法官本來沒有根據的判決得到被告人事後的補救. 但是在2005-2006年度核數師報告副本第6頁(第102號文件第8頁)顯示董事會 在2009年4月20日曾經開會通過該份財務報告 (本人也是董事會成員之一,但沒有得到通知及參與其中),並將會議紀錄給了核數師. 本人也在2012年12月04日從核數師那裡拿到該份會議記錄(新證據,第A006號文件第1頁), 該會議記錄顯示會議並非周年大會以及本人有出席該會議(但會議記錄上並沒有本人的簽名,事實上本人並沒有參與). 這顯然是與第一至第五被告人的證供相矛盾的.


「 Fresh Media應確實曾存有可供核數師核數的帳簿,因為核數師確有核對過該公司的帳,不過原告對於帳簿是存放於那堙A 好像也不知道,這可能是因他很少參與公司的工作。第一和第三被告在作證時,說當公司在Manulife Tower運作時, 原告只到過上址兩次,其中一次是參與一個會議。原告不同意這說法,但他自己也只是說,曾在上址開過不少過兩個會議, 而不是說經常到那媔}會和工作。 」

本人不知道帳簿在哪裡,是因為本人不是負責的人,而負責的人沒有通知本人帳簿不是存放在公司註冊的地方,這和參與多少工作無關. 至於本人有否少參與 公司的工作,又是否不合理,則有待公論.有通知本人的會議,本人大都是有參與的.本人曾問各被告人,本人沒有參與的會議, 是否有通知本人,他們說沒有, 還說本人應該自己去問.怎麼問?要各董事天天去問公司有沒有會議開嗎?而且本人要求會議後,要有會議記錄.這是合理的,但是他們不答應.

本人是因為記得加入公司後,曾分別於兩間不同的房間開會,所以在聆訊中歸納說是最少參與兩次會議, 以回應第一及第三被告人指本人只開過一次會議的說法. 法官的說法是有誤導性的.正如有人說 某某是隻狗,某某不同意這說法,但他自己也只是說他是個官,而不是說他是個好官.這類的 語法帶有指向性的主觀含意,不應該作為客觀判決的理由.陳江耀暫委法官曾說過他做了28年的官,28年的官的確做得很久,應該是很有 經驗的.腐敗的地方難有好的久官,這道理本人是心知肚明的.




總結(以後也會提及)      案件詳細

法官判案應該是基於證據.各被告人在設定時間表的問卷中A1部分 確認 "I confirm that the parties have attempted to settle this case by ADR but not successful."一項,但 各被告人從未向本人提出過以另類排解程序方式就本案達成和解.即是說,他們這個一致的確認是不真實的.第一至第五被告人的所有文件 是一模一樣的,而反申索陳述書堻﹞尷漪q落和第六及第七被告人的,也是一模一樣.第三被告人更在聆訊的時候,說他不知道自己的證供 和其他被告人是相同的.第一至第五被告人在反申索陳述書上指出本人欠公司$700,這當然也是不實的陳述.不過,本人真不明白為何連 第六被告人也 知道這事情,並在聆訊時質問本人.由此可見,他們都是串通的,是不可信的.而在聆訊時,只有第一、三及六被告人曾上證人台作供;第七被告人 有出庭,沒有作供;第二、四及五被告人都沒有出庭. 即是說,無論是文件證供或是各被告人的口供都有造假的成份. 在這樣的情況下,法官對他們的信任,依然幾乎是百分百的(那少許的不信任也似乎是用來大事化小的)!那是超乎想像的!

本人在聆訊中的陳詞、提問是經常被法官打斷,甚至在結案陳詞時,也是常被質問或打斷發言的. 法庭的議事規則,本人不懂.只能說的是,本人在聆訊中,說事實、講道理,是困難重重的.在法庭上,對於一個無律師代表的與訟人來說, 法官似乎是皇帝!

蛇鼠沒有勾結,官商不是一窩的!




新的證據(以後也會提及)     案件詳細

第一至第五被告人在2011年6月3日存檔的誓詞(第52-56號文件)中,表示沒有資產轉移文件;第一和第三被告人在聆訊時表示公司只在 MANULIFE TOWER 開會,而本人(原告人)只開過一次會議,及公司除周年大會外,並無會議記錄.第一至第五被告人在反申索陳述書中也 表示公司是在入不敷支的情況下而結束的;在2006年核數師報告中,顯示公司只有四萬多元的收入,第一和第三被告人在聆訊中,解釋是因為 很多廣告都是免費的.

在證據A001中,顯示是有資產轉移文件存在的, 該兩份文件是由第二被告人何天成先生簽署的;從證據A006, A010-A014 中可見本人不是只 開過一次會議的、公司不是只在MANULIFE TOWER 開會的、公司有為董事會議 (A006) 及工作會議(A013)作會議記錄的. 當中A006會議記錄的內容是不實的, 本人(SIU CHAI FUK)並沒有被通知及參與該會議的;從證據A015, A008- A009中可見,雜誌的每頁廣告 費是HK$8100(已是優惠價),每期銷售量約有50000多本,而雜誌的每本定價是HK$30元.即使只計算賣雜誌的收入,也有HK$150多萬一期,是遠超過 核數師報告中的四萬多元的收入.所以說公司收入只有四萬多元是難以置信的.

比較雜誌(證據A016)的第四期PDF的第5頁 和第五期PDF的第4頁,可知雜誌的工作人員資料、 電話號碼和傳真號碼等,基本上都是一樣的. 也顯示雜誌的版權由Fresh Media Limited 被轉移到 Fresh Media(HK) Limited. 而第四期PDF的第26頁和第五期PDF的第32頁的訂閱表格也只有收款人Fresh Media Limited 被轉為 Fresh Media(HK) Limited,其他的資料都是一樣的。這些都是沒有在董事局通過的。




以下是訴訟詳細的情況.

主要訴訟(HCA 1486/2010)各方
主要相關公司和與訟各方的關係
訴訟背景詳細
原告人對各被告人作出的指控
原告人提出的申索
各被告人的回應
本人認為不公平的地方
   -2011年7月20及27日的聆訊、判決及其相關的上訴及判決
   -2012年3月27及28日的正審聆訊、判決及栽決
投訴、尋求法律諮詢服務、訴訟與報案
不想說出來的話
報失
新的證據
新的指控
文件索引






主要訴訟(HCA 1486/2010)各方
原告人 蕭濟福 (本人) 第一被告人 曾兆麟 先生  
第二被告人 何天成 先生  
第三被告人 陳振華 先生  
第四被告人 高思文 先生  
第五被告人 蘇瑞龍 先生  
第六被告人 Yick Wing Keung 先生  
第七被告人 Michael Roger Eyles 先生  


主要相關公司和與訟各方的關係
  Fresh Media Limited
(Greengoal Limited)
FRESH MEDIA (HK) LIMITED
(Top Concept Corporation Limited)
Fresh Media Concepts Limited
蕭濟福 股東7%(2006/4/19-2010/9/4)
董事(2006/4/19-2009/12/28)
分擔人(2010/9/4-清盤結束)
- -
曾兆麟 股東17%(2005/7/13-2010/9/4)
董事(2005/7/13-2010/9/4)
分擔人(2010/9/4-清盤結束)
股東17%
董事(2006/10/27-2008/7/11)
董事(2007/7/19-2009/6/1)
何天成 股東7%(2006/4/19-2010/9/4)
董事(2006/4/19-2009/12/28)
分擔人(2010/9/4-清盤結束)
股東7%
董事(2006/10/27-2008/7/11)
董事(2007/7/19-2009/12/26)
陳振華 股東33.7%(2005/7/13-2010/9/4)
董事(2005/7/13-2010/9/4)
分擔人(2010/9/4-清盤結束)
股東25.3%
董事(2006/10/27-2008/7/11)
-
高思文 股東25.3%(2006/4/19-2010/9/4)
董事(2006/4/19-2009/12/28)
分擔人(2010/9/4-清盤結束)
股東40.7%
董事(2004/12/31-2008/7/11)
董事(2007/7/19-2009/6/1)
蘇瑞龍 股東10%(2006/4/19-2010/9/4)
董事(沒有註冊)
分擔人(2010/9/4-清盤結束)
股東10%(2006/10/27-2008/7/11)
董事(2006/10/27-2008/7/11)
-
Yick Wing Keung 清盤人(2010/9/4-2011/02/26) - -
Michael Roger Eyles 清盤人(2010/9/4-2011/02/26) - -


相關的公司、人物及案件
1. Fresh Media Limited(前身是Greengoal Limited)
O 在2006年4月19日及其後開始出版一本名稱為"Grocery<<百貨採購>>"的雜誌(第1期至第4期)
O 公司地址: 香港干諾道西28號威勝商業大廈5字樓510室
O 2010年9月4日委任清盤人開始自動清盤程序
O 網址是:www.freshmedia.com.hk 或 www.grocery.com.hk (不知為何後來這兩個網址都變成Fresh Media Concepts Limited所擁有)

2. FRESH MEDIA (HK) LIMITED (Top Concept Corporation Limited)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秘書(2005年7月13日-2008年7月11日)
O 在2004年12月29日成立,2006年11月6日改名為FRESH MEDIA (HK) LIMITED,2008年7月11日公司解散,結束營業。
O 出版一本名稱為"Grocery<<百貨採購>>"的雜誌(第5期至第11期)

3. 相關公司 Fresh Media Concepts Limited
O 在2007年7月16日成立,出版一本名稱為"Grocery<<百貨採購>>"的雜誌(第12期至現在),後來(第13期開始)名稱便改為"Grocer & Caterer"。
O 註冊地址是:香港德輔道西246號東慈商業中心607室
O 網址是:www.freshmedia.com.hk 或 www.grocery.com.hk

4. 原告人蕭濟福(本人)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股東(2006年4月19日-2010年9月4日)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分擔人(2010年9月4日-清盤結束)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董事(2006年4月19日-2009年12月28日)
O 佔有Fresh Media Limited 7%的股權
O 與第二被告人何天成一起負責Fresh Media Limited 的電腦科技方面的工作

5. 第一被告人曾兆麟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股東(2005年7月13日-2010年9月4日)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分擔人(2010年9月4日-清盤結束)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董事(2005年7月13日-2010年9月4日)
O Fresh Media (HK) Limited的董事(2006年10月27日-2008年7月11日)
O Fresh Media Concepts Limited的董事(2007年7月19日-2009年6月1日)
O 佔有Fresh Media Limited 17%的股權
O 佔有Fresh Media (HK) Limited 17%的股權
O 負責掌管Fresh Media Limited的所有簿冊及為<<百貨採購Grocery>>雜誌提拱合適的內容資料。

6. 第二被告人何天成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股東(2006年4月19日-2010年9月4日)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分擔人(2010年9月4日-清盤結束)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董事(2006年4月19日-2009年12月28日)
O Fresh Media (HK) Limited的董事(2006年10月27日-2008年7月11日)
O Fresh Media Concepts Limited的董事(2007年7月19日-2009年12月26日)
O 佔有Fresh Media Limited 7%的股權
O 佔有Fresh Media (HK) Limited 7%的股權
O 與原告人蕭濟福一起負責Fresh Media Limited 的電腦科技方面的工作

7. 第三被告人陳振華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股東(2005年7月13日-2010年9月4日)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分擔人(2010年9月4日-清盤結束)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董事(2005年7月13日-2010年9月4日)
O Fresh Media (HK) Limited的董事(2006年10月27日-2008年7月11日)
O 佔有Fresh Media Limited 33.7%的股權
O 佔有Fresh Media (HK) Limited 25.3%的股權
O 負責為<<百貨採購Grocery>>雜誌提拱合適的內容資料

8. 第四被告人高思文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股東(2006年4月19日-2010年9月4日)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分擔人(2010年9月4日-清盤結束)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董事(2006年4月19日-2009年12月28日)
O Fresh Media (HK) Limited的董事(2004年12月31日-2008年7月11日)
O Fresh Media Concepts Limited的董事(2007年7月19日-2009年6月1日)
O 佔有Fresh Media Limited 25.3%的股權
O 佔有Fresh Media (HK) Limited 40.7%的股權
O 負責接洽<<百貨採購Grocery>>雜誌的封面人物做訪問

9. 第五被告人So Shui Lung (蘇瑞龍)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股東(2006年4月19日-2010年9月4日)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分擔人(2010年9月4日-清盤結束)
O 蘇瑞龍先生是Fresh Media Limited的董事,但公司註冊處並無紀錄。
O Fresh Media (HK) Limited的股東(2006年10月27日-2008年7月11日)
O Fresh Media (HK) Limited的董事(2006年10月27日-2008年7月11日)
O 佔有Fresh Media Limited 10%的股權
O 佔有Fresh Media (HK) Limited 10%的股權

10. 第六被告人Yick Wing Keung
O Fresh Media Limited清盤人之一(2010年9月4日-2011年2月26日)

11. 第七被告人Michael Roger Eyles
O Fresh Media Limited清盤人之一(2010年9月4日-2011年2月26日)

12. 相關公司Renaissance Promotion Limited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市場推廣及廣告負責公司
O 佔有Fresh Media Limited 8.4%的股份,但由陳振華先生保管

13. 相關公司K.M. Lui & Co.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核數師

14. 相關公司Kinson CPA & Co.
O 在詳情第8項提及的核數師公司

15. 相關公司360 Business Solutions Limit
O Fresh Media Limited的公司秘書(2009年9月10日起)

16. 相關人物Henry Lee
O 360 Business Solutions Limit職員

17. 法院相關案件
O 2010年05月12日,Fresh Media Limited在東區栽判法院承認沒有依法定時限內舉行2007,2008和2009年周年大會及沒有依法定時限內向公司註冊處申報更改公司地址和秘書, 罪名成立,罰款HK$11000。法院檔案號碼是:ESS12139/2010,ESS12140/2010,ESS12141 /2010,ESS12142/2010,ESS12143/2010
O 2010年08月20日,本人控告Fresh Media Limited 2007年周年大會違反公司條例、沒有妥善備存會議紀錄及無理解除本人的2009年12月28日之後的董事身份。檔案號碼是:HCA1276/2010。

18. 公司註冊處相關投訴
O 檔案號碼是:CR/GR/115150660


訴訟背景詳細
1. Fresh Media Limited 是"Grocery<<百貨採購>>"的第一任出版人(第1期至第4期),後來該雜誌的出版人身份轉為 FRESH MEDIA (HK) LIMITED(第5期至第11期),最後又轉為是Fresh Media Concepts Limited(第12期至現在), 雜誌名稱(第13期及以後)也改為"Grocer & Caterer"。第一被告人曾兆麟先生、第四被告人高思文先生和第二 被告人何天成先生曾是FRESH MEDIA (HK) LIMITED及Fresh Media Concepts Limited的董事,而第三被告人 陳振華先生和第五被告人蘇瑞龍先生曾是FRESH MEDIA (HK) LIMITED的董事,但是五位被告人從未向 Fresh Media Limited的董事局申報過。(蘇瑞龍先生是Fresh Media Limited的董事,但未向公司註冊處登記)

2. 曾兆麟先生、陳振華先生及Top Concept Corporation Limited (FRESH MEDIA (HK) LIMITED) 是初期Greengoal Limited (Fresh Media Limited)的股東。在2006年4月19日,本人、何天成先生及高思文先生 加入成為股東及董事。在2006年4月19日之前大約半年的時間我們(本人、曾兆麟先生、高思文先生、陳振華先生 和何天成先生)已經在籌備出版一本雜誌(Grocery<<百貨採購>>)。那時我們同意將公司70%股份分給各董事(陳振華 先生16.8%、高思文先生16.8%、曾兆麟先生14%、本人7%及何天成先生7%)及一間負責市場推廣的公司 (Renaissance Promotion Limited,其8.4%的股份由陳振華先生保管),而另外30%則賣給投資者(每1%=HK$10000, 當時正和幾個投資者洽商)。蘇瑞龍先生是當時(2006年4月19日之前約一兩個星期)其中一個投資者, 但他說也想加入我們一起做事,只是當時他比較忙,要再過一段時間才可以加入。後來有董事說雜誌前景好, 所以提議各董事及蘇瑞龍先生買掉那給投資者的30%的股份(蘇瑞龍先生買了10%、陳振華先生買了8.5%、 高思文先生買了8.5%、曾兆麟先生買了3%、本人與何天成先生都沒有買)。由於當時各董事都有自己的正職, 所以每個董事只承諾以兼職形式參與Fresh Media Limited的工作,並且沒有薪金,只有在公司有盈利後, 再參考當時市場情況擬定各個職位的薪金及按照股份比例分紅(當時每位董事都是股東之一)。

3. 2006年4月19日,本人加入Fresh Media Limited。幾個月後,公司的工作慢慢多了起來,其他董事要求本人 及何天成先生轉為全職為Fresh Media Limited工作,而我們(本人和何天成先生)的回報並無改變。 本人便問為什麼在回報沒有改變的情況下,我們要轉為全職,而你們(其他董事)卻不用?

曾兆麟先生說他是在大學堣u作的,大學埵釩雃h有用的資料可以找到的,所以他在大學堣u作就等於是為 Fresh Media Limited工作。
高思文先生說他平時工作要見很多外國的客人,那些客人也很有可能成為Fresh Media Limited的客人, 也就等於是為Fresh Media Limited工作。
陳振華先生說他當時工作的公司是百貨行業的,行內有很多有用的消息及資料他都可以在工作的時候得到, 所以那也等於是為Fresh Media Limited工作。
本人聽了並沒有說什麼,但沒有答應在這情況下轉為全職。過了幾天,何天成先生說給本人聽他答應了轉為全職。

4. 本人在加入Fresh Media Limited前後曾參與很多會議,但因為沒有會議紀錄而與其他董事發生了很多爭議, 所以本人要求每次會議都要有會議紀錄,但其他董事不答應。而在2009年5月15日之前,其他董事也再沒有通知本人開會。 本人和個別董事曾以電話及面談方式進行洽商,但並無達成共識。在這些洽商之中,本人曾多次以口頭要求召開會議 (有會議紀錄的)、查閱會議紀錄及帳簿(目)等,但都沒有得到回覆或答應。

5. 2009年5月15日,本人收到Fresh Media Limited的掛號信,通知本人出席於2009年5月29日的公司會議商討將公司結業一事。 在該次會議上,本人明確表示在還沒查核公司賬目之前,本人不同意公司結業,並要求查閱公司賬目及財務報表, 當時會議主席曾兆麟先生曾給本人看一份財務報告(會議後影印了一份副本給本人),但報告上的簽名還沒齊全 (資產負債表只有一個董事簽署)。在會議上,會議主席曾兆麟先生清楚表示公司並未開過一次股東大會或董事大會。

2009年5月29日後,本人曾向公司註冊處投訴Fresh Media Limited未按規定召開每年的周年大會及其他事項。

6. 2009年10月8日,本人親自去了K.M. Lui & Co. (Fresh Media Limited的核數師)那裡拿了一份簽名齊全的核數師報告副本。 並得知Fresh Media Limited的董事局已經通過了該份報告,但本人(董事局成員之一)並不知情。

7. 2009年10月10日,本人曾去信Fresh Media Limited要求拿公司所有的核數師報告、所有的會議記錄、所有出入的文件記錄及公司賬簿。

8. 過了幾天公司秘書(Henry Lee,360 Business Solutions Limit職員)說核數師報告要本人親自去一間叫Kinson CPA & Co.的公司拿。 因為其他董事並不知道本人於2009年10月8日已從K.M. Lui & Co.那裡拿了一份核數師報告的副本。本人疑惑為什麼會有多一份核數師報告, 故致電Kinson CPA & Co.拿一份核數師報告,但未獲回覆。

9. 2009年10月28日,本人親自去Fresh Media Limited的公司秘書(360 Business Solutions Limit)辦公室(即Fresh Media Limited的 當時的註冊地址),當時360 Business Solutions Limit的職員(Henry Lee)給本人以下的文件:
O 一份核數師報告(2005年07月13日至2006年12月31日)正本
O 2009年09月10日的會議決議
O 2006年07月13日董事會議的會議記錄
O 第一任董事名單
O 2009年05月29日會議記錄
O 本人於2009年10月10日給Fresh Media Limited的要求查閱文件的信
O Fresh Media Limited於2009年10月20日回應公司註處的信

10. 2009年12月28日,Fresh Media Limited召開2007年度的周年大會。本人到會議地點時,會議主席曾兆麟先生說當時會議已經選了會議主席、 通過了會議議程、及通過了一份核數師報告(日期由2005年7月13日至2006年12月31日,包括資產負債表)。 本人問到底通過的會議議程是哪一份(因為當時根本沒有該實物),於是,會議主席曾兆麟先生及蘇瑞龍先生即時寫了一份會議議程給本人。 本人2009年12月28日以後的董事身份也在該大會(2007年的周年大會)上不獲連任。本人曾在該大會上要求查閱公司帳簿,但曾兆麟先生、 陳振華先生和何天成先生都表示公司帳簿已經不知所蹤,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遺失的。本人也曾在該大會之前致電曾兆麟先生要求查閱公司 帳簿,但曾兆麟先生在電話中回答說帳簿不見了。

11. 2010年8月13日,本人收到一封信,通知Fresh Media Limited於2010年9月4日9:45am開特別股東大會相討委任Michael Roger Eyles 和Yick Wing Keung為清盤人將 Fresh Media Limited自動清盤。

12. 2010年8月16日本人收到另一封沒有郵政局印章的信,是Fresh Media Limited通知本人於2010年9月4日09:00am開2008年度的周年大會, 於當日09:15am開2009年度的周年大會及於當日09:30am開2010年度的周年大會,但信上的日期卻是2010年08月06日。 信上的簽名是公司秘書360 Business Solutions Limited。

於當日(2010年8月16日),本人去信及親自到Fresh Media Limited註冊的地址,要求查閱公司的會議紀錄,但本人從當時的職員 (David Yuen,是360 Business Solutions Limited的職員)得知Fresh Media Limited只有一張單在那裡,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連Green Box(裝有公司章程細則及其他註冊時資料的盒)也沒有。

13. 2010年9月4日早上9時,本人參加Fresh Media Limited召開的2008-2010年度的周年大會及特別股東大會。 2008-2010年度周年大會的通知書本人是在2010年8月16日收到的(少於21日通知),而會上主席(曾兆麟先生)卻說是在2010年8月13日 (多於21日通知)投進本人信箱的。核數師報告(2007年1月1日-2009年12月31日,包括損益表,資產負債表及董事報告)則是在當日 (2010年9月4日)給本人的。

在2010年9月4日召開的2008-2010年度周年大會上,本人發現當本人向大會主席(曾兆麟先生)提問的時候,他總是要看一看 Yick Wing Keung先生(當時候任清盤人之一),Yick Wing Keung先生隨即點頭或搖頭,然後主席才回答本人的問題。 於是本人拿出照相機來錄影會議情況以作會議記錄。當埸的租戶(Yick Wing Keung先生)於是叫保安把本人趕走,理由是私人地方不准拍攝。 本人問Yick Wing Keung先生是否已將當時場地"租"或"借"給Fresh Media Limited,Yick Wing Keung先生表示沒有"租"但是否"借" 則沒有回應。本人在當日10:45am被保安趕走離開。當時還沒有開特別股東大會以委任清盤人(會議通知書上的開會時間是2010年9月4日 9:45am)。本人離開時,曾問會議主席(曾兆麟先生)會否轉換地方開會,他表示不會。幾日後,本人從憲報上知道Michael Roger Eyles先生 和Yick Wing Keung先生於2010年9月4日被委任為公司清盤人。

14. 2010年9月17日,本人親身到清盤人辦公室(Suite 905, 9/F, Center Point, 181-185 Gloucester Road, Wanchai, HK)會見 Yick Wing Keung先生,要求查閱公司文件及要求他調查為什麼"Grocery<<百貨採購>>"雜誌的出版人身份會由Fresh Media Limited 轉為Fresh Media (HK) Limited,之後又怎樣轉為Fresh Media Concepts Limited。但Yick Wing Keung先生卻說不可以把文件給本人查閱, 也不會再聽本人說話,沒有時間應酬本人。本人隨即拿出一封要求信給他,要求他簽收,他表示他不會收、如果本人喜歡可以放下文件, 但他不會簽收,本人於是離開。

15. 2010年9月20日,本人分別寄一封掛號信給Yick Wing Keung先生和Michael Roger Eyles先生(清盤人之一),要求查閱公司文件及調查為什麼 "Grocery<<百貨採購>>"雜誌的出版人身份會由Fresh Media Limited轉為Fresh Media (HK) Limited,之後又轉為 Fresh Media Concepts Limited,並留下聯絡電話要求和他們會面,但沒有回覆。

16. 2010年9月24日, 本人親自去清盤人辦公室要求和清盤人會面及查閱公司文件,但又被拒門外。



原告人對各被告人作出的指控
1. Fresh Media Limited未按規定在註冊辦事處備存會議紀錄簿冊以供會員查閱,違反了公司條例第119A(1)條的規定。根據公司條例第119A(3)條,第一被告人曾兆麟先生掌管相關簿冊,應該為此負責。

2. Fresh Media Limited未按規定在7天內應本人請求提供會議紀錄給本人查閱,違反了公司條例第120(2)條的規定。根據公司條例第120(3)條,第一被告人曾兆麟先生掌管相關簿冊,應該為此負責。

3. Fresh Media Limited沒有妥善備存公司帳簿,使本人(在有關時間作為董事)不能查閱公司帳簿,違反了公司條例第121(3)條的規定。根據公司條例第121(4)條,第一被告人曾兆麟先生掌管相關簿冊,應該為此負責。

4. 第一被告人曾兆麟先生於2009年5月29日的會議上,給本人發出和傳閱一份簽名還沒齊全資產負債表。根據公司條例第129B條,第一被告人曾兆麟先生應該為此負責。

5. Fresh Media Limited於2009年12月28日召開了2007年度的周年大會,大會上通過的公司賬目的結算日期是2006年12月31日,是大會舉行日期前2年 11個月零28日,違反了公司條例第122(1A)條的規定。根據公司條例第122(3)條,第一被告人曾兆麟先生及第二被告人何天成先生是有關文件簽署 者,應該為此負責。

6. Fresh Media Limited於2010年09月04日召開了2008-2010年度的周年大會,但未按規定在周年大會21日前把核數師報告(包括損益表,資產負債表及 董事報告)交給本人查閱。違反了公司條例第129G(1)條的規定。根據公司條例第129G(3)條,第一被告人曾兆麟先生及第三被告人陳振華先生是當時 僅有的兩名董事,應該為此負責。

7. 第一被告人曾兆麟先生違反董事誠信責任,他身為Fresh Media Limited的董事,而又在2007年7月19日至2009年6月1日期間出任Fresh Media Concepts Limited的董事及在2006年10月27日至2008年7月17日期間出任Fresh Media (HK) Limited的董事,與Fresh Media Limited有重大的利益衝突,但曾兆麟先生並未有向Fresh Media Limited董事局申報,這嚴重損害Fresh Media Limited其他股東利益。

8. 第四被告人高思文先生違反董事誠信責任,他身為Fresh Media Limited的董事,而又在2007年7月19日至2009年6月1日期間出任Fresh Media Concepts Limited的董事及在2004年12月31日至2008年7月17日期間出任Fresh Media (HK) Limited的董事,與Fresh Media Limited有重大的利益衝突,但高思文先生並未有向Fresh Media Limited董事局申報,這嚴重損害Fresh Media Limited其他股東利益。

9. 第二被告人何天成先生違反董事誠信責任,他身為Fresh Media Limited的董事,而又在2007年7月19日至2009年12月26日期間出任Fresh Media Concepts Limited的董事及在2006年10月27日至2008年7月17日期間出任Fresh Media (HK) Limited的董事,與Fresh Media Limited有重大的利益衝突,但何天成先生並未有向Fresh Media Limited董事局申報,這嚴重損害Fresh Media Limited其他股東利益。

10. 第三被告人陳振華先生違反董事誠信責任,他身為Fresh Media Limited的董事,而又在2006年10月27日至2008年7月17日期間出任Fresh Media (HK) Limited的董事,與Fresh Media Limited有重大的利益衝突,但陳振華先生並未有向Fresh Media Limited董事局申報,這嚴重損害Fresh Media Limited其他股東利益。

11. 第五被告人蘇瑞龍先生違反董事誠信責任,他身為Fresh Media Limited的董事,而又在2006年10月27日至2008年7月17日期間出任Fresh Media (HK) Limited的董事,與Fresh Media Limited有重大的利益衝突,但蘇瑞龍先生並未有向Fresh Media Limited董事局申報,這嚴重損害Fresh Media Limited其他股東利益。

12. Fresh Media Limited的其他成員(第一至五被告人)在2009年12月28日召開的2007年度周年大會上,無理解除本人2009年12月28日以後的董事身 份。根據公司章程細則第7項,該董事身份應該要在最新年度(2010年度)的周年大會才自動撤除,然後重選。而2007年度的周年大會是無權這樣做的。

13. 第六被告人Yick Wing Keung先生沒有履行清盤人責任,拒絕應本人要求調查Grocery<<百貨採購>>出版人身份為何會由Fresh Media Limited最終變為Fresh Media Concepts Limited及拒絕讓本人查閱公司文件。

14. 第七被告人Michael Roger Eyles先生沒有履行清盤人責任,拒絕應本人要求調查Grocery<<百貨採購>>出版人身份為何會由Fresh Media Limited最終變為Fresh Media Concepts Limited及拒絕讓本人查閱公司文件。



原告人提出的申索:
1. 要求法院下令有關董事及清盤人提供以下的文件副本給本人
O 公司所有會議紀錄(2005年7月13日至2010年9月4日);
O 公司所有帳簿及單據(2005年7月13日至2010年9月4日);
O 所有銀行月結單(2005年7月13日至2010年9月4日);
O 所有有關"Grocery<<百貨採購>>"雜誌的權益轉讓文件。

2. 要求法院裁決在2009年12月28日Fresh Media Limited的2007年度的周年大會上,Fresh Media Limited的各成員是否有權就本人2009年12月28日以後的董事身份以投票方式作出任免;

3. 要求法院下令清盤人應本人要求調查Grocery<<百貨採購>>出版人身份由Fresh Media Limited最終變為Fresh Media Concepts Limited的整個過程是否合法及公平;

4. 要求法院裁決在2010年9月4日Fresh Media Limited的2008-2010年的周年大會上,Yick Wing Keung先生是否有權將本人從會議場地趕走;

5. 要求法院裁決在2010年9月4日Fresh Media Limited的2008-2010年的周年大會上,本人是否有權於周年大會上以錄影方式來為會議作紀錄;

6. 由於本人沒有第(1)項列明的文件,被告人對本人所造成的損失無法計算,故希望法院下令被告人交出有關文件後,再由會計師計算本人要求被告人賠償的金額;

7. 訟費。



各被告人的回應
由於各被告人的反申索陳述書是用英文寫的,本人不想在此作出任何的翻譯, 若要全面地了解, 可查閱文件副本.
第一被告人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副本(第1, 2, 3, 4, 5, 6頁)
第二被告人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副本(第1, 2, 3, 4, 5, 6頁)
第三被告人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副本(第1, 2, 3, 4, 5, 6頁)
第四被告人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副本(第1, 2, 3, 4, 5, 6頁)
第五被告人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副本(第1, 2, 3, 4, 5, 6頁)
第六被告人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副本(第1, 2, 3, 4頁)
第七被告人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副本(第1, 2, 3, 4頁)

第一至第五被告人所有呈交的文件都是一樣的, 第六和第七被告人呈交的文件有部分內容相同.

據本人所理解, 從以上的文件可歸納出以下與本人有爭議的要點:
1. 並無協議第一被告人曾兆麟先生單獨地負責掌管簿冊.(第一至第五被告人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上第2點)
2. 第五被告人蘇瑞龍先生是投資者,不是董事(只在一段時間是代董事).(第一至第五被告人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上第3點)
3. Fresh Media Limited從來沒有委任Kinson CPA & Co.為公司核數師.(第一至第五被告人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上第4點)
4. 無人曾被要求要全職工作.(第一至第五被告人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上第7點)
5. 原告人在正式成為股東後,從未對公司作出過貢獻,包括但不限於參與會議,違反股東協議.(第一至第五被告人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上第8點)
6. 在2009年5月29日的會議上,並無傳閱過任何財務報告.(第一至第五被告人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上第9點)
7. 帳簿是收存在合適的地方.(第一至第五被告人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上第12點)
8. Fresh Media Limited 是因為入不敷支,所以決定結業.(第一至第五被告人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上第16點)
9. Fresh Media Limited 在周年大會上並無解除任何董事,董事是在每次周年大會時自動退職然後重選.(第一至第五被告人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上第18點)
10. 原告人並未支付欠款HK$700.(第一至第五被告人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上第27點)
11. 第六被告人Yick Wing Keung先生對本人說如有查詢便寄信給他(但本人當場要求他調查一事就不獲理會,要求他簽收信件又被拒).(第六被告人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上第3點)



本人認為不公平的地方
(一) 2011年7月20及27日的聆訊、判決及其相關的上訴及判決
2011年4月26日本人向法庭提出非正審申請(第24號命令第7條):
申請所有被告人向原告人透露以下文件:
(1) Fresh Media Limited的會議紀錄
(2) Fresh Media Limited的帳簿及單據
(3) Fresh Media Limited的銀行月結單
(4) 有關"Grocery《百貨採購》"雜誌的權益轉讓文件。

相關的聆訊及判決:
2011年7月20及27日聆訊, 聆案官高勁修的判決是所有的申請失敗, 本人須付訟費.
2011年10月11日上訴法官聆訊, 暫委法官歐陽桂如的判決是部分申請得直.
2012年2月7日上訴法庭書面拒絕本人上訴許可的申請及命令本人不得重新考慮其申請.

以下是主要相關的文件:
原告人誓詞(2011年4月26日)副本(第1, 2, 3, 4頁)
第一至五被告人誓詞副本(第1, 2, 3頁)
第六被告人誓詞副本(第1, 2, 3頁)
第七被告人誓詞副本(沒有)
聆案官高勁修的判決理由書副本(第1, 2, 3, 4, 5, 6, 7, 8, 9, 10, 11頁)
聆案官高勁修引用的案例(第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頁)
聆案官高勁修引用的法例(第1, 2, 3頁)
原告人誓詞(2011年7月29日)副本(第1, 2, 3, 4, 5, 6頁)
原告人的證人陳述書(第1, 2, 3頁)
原告人誓詞(2011年8月11日)副本(第1, 2, 3, 4, 5頁)
歐陽桂如暫委法官作出的判決書(2011年11月11日)(第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頁)
原告人誓詞(2011年11月25日)副本(第1, 2, 3, 4, 5, 6, 7頁)
歐陽桂如暫委法官作出的判決書(2011年12月23日)(第1, 2, 3, 4, 5頁)
向上訴庭申請上訴許可誓詞(2012年01月05日)(第1, 2, 3, 4頁)
向上訴庭申請上訴許可判案書(2012年02月07日)(第1, 2, 3, 4頁)
香港域名註冊有限公司的電郵回覆(新的證據 第1頁)
2009年4月20日會議紀錄(新的證據 第1頁)


總結各聆案官或法官的判決,理由簡述如下:
1. 本人未能證實有關"Grocery《百貨採購》"雜誌的權益轉讓文件存在,各被告也否認有這樣的文件存在過。
2. 本人所要求的文件與"原告人失去董事身份、錄影周年大會被拒,以及被趕離開周年大會是否恰當? 原告人又是否違反股東協議?"這些主要爭議無關。
3. 對於第一至第五被告人的違反董事誠信責任的起訴權是清盤人(即是第六及第七被告人),而不是本人.
4. 清盤人曾跟進原告人有關“Grocery《百貨採購》”雜誌的投訴,亦曾要求原告人提供進一步資料, 但遭原告人拒絕。原告人對清盤人的投訴,似乎與事實不符。
所以高勁修聆案官判決本人的所有申請都失敗.
(高勁修聆案官曾經在某聆訊剛開始的時候,低著頭,對著桌面,表示他不會讓任何人利用法律來對付別人. 有一種官也不會讓任何人利用法律來對付賊人.本人當時不認為聆案官是那一種官,所以沒有害怕,繼續訴訟.)
而歐陽桂如暫委法官則認為第五被告人的董事身分確有爭議,裁定第一至第五被告人需披露第五被告人被委任為董事 或代董事及卸任的會議記錄。(這是判本人部分得直,但事實上卻是幫助第五被告人拿出他沒有要求而對他有利的證據. 不過,本人從未否認過這點.)


本人認為不公正的理由,簡述如下:
1. "Grocery《百貨採購》"雜誌的權益包括版權、 廣告收益和相關資產(grocery.com.hk網域名,電話號碼82022312及傳真號碼82022319等),其中相關資產的網域名、電話號碼及傳真號碼 是一定要相關的授權文件才可以由Fresh Media Limited轉讓到Fresh Media (HK) Limited,所以某些與這相關的文件必定存在過。 但歐陽桂如暫委法官在聆訊時表示她不知道。 無論是高勁修聆案官或是歐陽桂如暫委法官,都沒有向第一至第五被告人了解過為什麼在沒有資產轉移文件 存在過的情況下,grocery.com.hk網域名會由Fresh Media Limited變成Fresh Media (HK) Limited.

從香港域名註冊有限公司的電郵回覆(新的證據 第1頁)中,可見第二被告人 何天成先生於2009年5月11日和2009年6月24日,分別將freshmedia.com.hk和grocery.com.hk兩個網域名,由Fresh Media Limited轉到 Fresh Media (HK) Limited. 當中的轉讓文件也是何天成先生簽署的.所以第一至第五被告人的證供是不實的.


2. 本人從來沒有提及過申請的文件與"原告人失去董事身份、錄影周年大會被拒,以及被趕離開周年大會是否恰當?"這些爭議有關, 但高勁修聆案官 卻將此作為判決的理由,來說明本人的申請與這些爭議無關,從而拒絕本人的申請.但是,本人在2011年07月29日聆案官席前呈上的誓詞中, 指出第一至第五被告人在他們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Defence and Counterclaim)中的第2, 3, 6, 8, 10-12, 16-19, 22, 25-27段, 有以下各點與本人有爭議,高勁修聆案官卻隻字不提:
a) 沒有協議第一被告人曾兆麟先生單獨負責掌管簿冊及有關事務(第2、10-12段);
(本人在申索陳述書第三頁第五點奡ㄓ帣臚@被告人曾兆麟先生負責掌管Fresh Media Limited的所有簿冊)
這爭議可透過查閱會議紀錄來了解。
b) 第五被告人蘇瑞龍是股東而不曾是董事(第3、17段);
(本人在申索陳述書第五頁詳情的第一、二點奡ㄓ帣臚韋Q告人蘇瑞龍先生是Fresh Media Limited的董事,但未向公司註冊處登記)
這爭議可透過查閱會議紀錄來了解。
c) 原告人蕭濟福簽了協議書,答應提供應有的時間及努力來換取7%股份,而原告人並沒有對公司作出任何貢獻(包括但不限於參與會議), 違反協議及董事誠信責任(第6、8、25、26段);
(本人在申索陳述書第六頁第四點奡ㄓ峊誘H在加入Fresh Media Limited前後曾參與很多會議)
這爭議可透過查閱會議紀錄來了解。
d) Fresh Media Limited是因為財政問題而停業,第一至第四被告人是以公司的利益出發才把公司結業(第16、19ii、22段);
(本人在證人陳述書第二頁第3點奡ㄓ帣臚G被告人何天成先生曾向本人表示公司已經回本)
這爭議可透過核對會議紀錄、帳簿、單據和銀行月結單來了解。
e) Fresh Media Limited沒有解除任何董事(第18段);
(本人在申索陳述書第七頁第9點奡ㄓ峊誘H2009年12月28日以後的董事身份在2007年的周年大會上不獲連任)
這爭議可透過查閱會議紀錄及其他相關文件來了解。
f) Grocery《百貨採購》從來都不是Fresh Media Limited的資產(第19段);
(本人在申索陳述書第一頁第一點奡ㄓ哅resh Media Limited出版一本名稱為"Grocery《百貨採購》"的雜誌並擁有www.freshmedia.com.hk 和 www.grocery.com.hk ) 這爭議可透過查閱會議紀錄及其他相關文件來了解。
g) 第一至第五被告人在他們的誓詞(2011年6月3日)第四點表示公司財政情況已被核數師核對過,但在2005年7月13日至2006年12月31日核數報告 第4頁的第一和二段表示不能確保賬目的完整性及安全性。


歐陽桂如暫委法官在她的判決書(2011年11月11日)第18段提到:
「本席同意高聆案官的見解。無論是申索陳述書或誓章中,原告人也沒有解釋為何會議紀錄可反映出誰負責掌管簿冊及有關事務, 原告人甚至沒有指稱在何種情況下這責任落在第一被告人身上。」

在一次聆訊(應該是歐陽桂如暫委法官主持的)上,本人表示是在初加入Fresh Media Limited時的一次會議(應該是第一次會議),各董事合議分配各 人的工作. 會議記錄是記錄會議的,而會議則是討論各人的工作,只要拿出會議紀錄便一清二楚,本人不明白為何歐陽桂如 暫委法官還要本人解釋.攝錄機將案情經過記錄下來,你卻要人家解釋為何攝錄機可反映出誰犯案,難道要將攝錄機的原理解釋出來嗎?


在第18段提到:
「本席也不認同會議紀錄可幫助原告人證明他是否從參與董事會或其他方面對公司作出貢獻,或違反董事誠信責任。公司的財政狀況及 雜誌是否公司的資產,均不是從會議紀錄可看到的。」

公司的會議是會討論各人的分工、各人的工作報告、是否有人失責、公司的業務情況、財政狀況、資產狀況等等, 但是無論是在各被告人還是在本人的文本證供及口供中,都少有提及會議的內容, 所以本人認為歐陽桂如暫委法官在對會議內容幾乎是一無所知的情況下, 沒有條件作出以上的結論.不知道會議記錄內容的人,又怎能判決會議記錄是否與爭議有關?

不過,有被告人在之後的聆訊中,表示除周年大會外並無會議紀錄. 就是這樣,事前法官本來沒有根據的判決得到被告人事後的補救. 但是在2005-2006年度核數師報告副本第6頁(第102號文件第8頁)顯示董事會 在2009年4月20日曾經開會通過該份財務報告 (本人也是董事會成員之一,但沒有得到通知及參與其中),並將會議紀錄給了核數師. 本人也在2012年12月04日從核數師那裡拿到該份會議記錄(新證據,第A006號文件第1頁), 該會議記錄顯示會議並非周年大會以及本人有出席該會議(但會議記錄上並沒有本人的簽名,事實上本人並沒有參與). 這顯然是與第一至第五被告人的證供相矛盾的.


在第19段提到:
「但狀書顯示就著第五被告人的董事身分確有爭議。原告人指稱第五被告人是董事,但沒有在公司註冊處登記。首五名被告人 則指第五被告人於2006 年10 月27 日至2008 年7 月17 日並非董事,他只於2009 年11 月12 日至2009 年12 月28 日代第四被告人任董事, 而他也於2009 年12 月28 日舉行2007 的周年大會時卸任。就著這爭議,會議紀錄也可能顯出第五被告人是否董事,這有助於決定 他是否被正確地納入為被告人。」

這就是判本人部分申請得直,而命令第一至第五被告人向本人透露對第五被告人有利的證據的理由,本人對這樣的判決表示表面上的感謝! 不過,本人沒有理由因為判決自己得直,而不去指出當中的問題.第五被告人的董事身分有爭議是因為在一次董事會議上,他對各董事表示他也想 加入做事(本人的理解是做董事),而各董事也是同意的.本人認為這算是口頭協議.而第一至第五被告人則表示第五被告人只是股東,但並沒有否認 那口頭協議的存在.第五被告人的Fresh Media Limited董事的身分沒有在公司註冊處登記(可能是有人有心失責), 但卻在相應的時間登記為FRESH MEDIA (HK) LIMITED 的董事,而Fresh Media Limited的主要業務Grocery《百貨採購》雜誌也是在相約的時間被轉移到FRESH MEDIA (HK) LIMITED. 也就是說那口頭協 議的履行也被轉移到FRESH MEDIA (HK) LIMITED.所以本人才把第五被告人也納為被告人之一. 至於代董事一事,本人從來無爭議.命令透露的文件對解 決真正的爭議是於事無補的,而會議記錄(如果有的話)才是真正能了解爭議的文件,但是法官並不認同.


3. 於2011年 7 月20 日的聆訊中,聆案官高勁修 向本人及各出席被告人派發一份法律文件及一份案例副本, 以說明一間公司結束後對董事違反誠信責任的起訴權應該落在清盤人身上。
本人曾問聆案官(因為該案例是聆案官引用的)在那案例中清盤人是否被告人之一,聆案官說他看到的和本人看到的是一樣的, 而並沒有回應本人的問題。據本人的理解,在案例中清盤人並非被告人。 該案例雖然可以說明公司委任清盤人後,對於董事違反誠信責任的起訴權應該落在清盤人身上,但只適用於清盤人是獨立而和 被起訴案件沒有關係的情況下。在本案中,兩位清盤人本身就是被告人,拒絕應過去公司董事及股東之一(本人)的要求調查董事 違反誠信責任的相關事宜,有包庇違反誠信責任的董事之疑。故此,本人有理由相信清盤人不會對違反誠信責任的董事作出起訴。 也就是說本人作為股東的權益受到損害,不單是因為有關董事違反誠信責任所造成,而是因為有關董事違反誠信責任及有關清盤人 沒有履行責任的互動行為所造成的,所以,以上所說的案例並不適用於本案。如果適用的話,便是說受屈人沒有起訴權, 而起訴權卻只落在被告人身上,那是荒謬!


4. 在高勁修聆案官的判決書第22段提及清盤人曾要求本人提供進一步資料,但遭本人拒絕,所以本人對清盤人的投訴似乎與事實不符。 聆案官在這事上,只列出片面的事實。全面的事實經過是本人先向清盤人要求調查Grocery《百貨採購》出版人身份 為何會由Fresh Media Limited最終變為Fresh Media Concepts Limited、要求查閱公司文件及要求簽收本人呈上的 請求信後,清盤人拒絕了本人的要求,之後本人再寄掛號信給清盤人要求調查以上事件,並留下聯絡電話要求和他們 會面,但沒有得到回覆。本人再親往清盤人辦公室要求會面及查閱公司文件,但又被拒門外,最後本人才展開本訴訟。而 判決書提及清盤人曾要求本人提供進一步資料一事是在本訴訟展開之後,而且表示對資產轉移一事一無所知。本人的回應也是「暫時」不向清盤人提供有 關資料,並已列明原因。有關的詳情,已在申索陳述書埵陷ㄓ峞C這事顯然與該次申請無關,本人也沒有將此作為申請的理由。但 聆案官卻片面地提及此事並將其作為拒絕本人申請的理由,本人大惑不解。


5. 本人於2011年11月25日向歐陽桂如暫委法官申請上訴許可,她在2011年12月23日判決書堜痤握F本人的申請,其中一個理由是 她不認為本人能夠指出她在法律觀點上所犯下的錯誤. 這理由本人是認同的.本人作為一個 普通的市民,即使法官在法庭上胡 作非為,本人也沒有能力從法律觀點上指出法官所犯下的錯誤.本人只懂得將事實描述出來,然後說出普通人明白的道理. 公平的地方會讓人 把事實道理說出來,不公平的地方會讓事實道理說不出來.如果法庭不是說事實講道理的地方,本人自然會去找合適的地方.不過本人的 所有訴訟都會上訴至終審法庭或者到法庭不容許本人上訴為止.當然,法庭最終的判決,即使是不公義不公平的,本人不想犯法的話,也只能遵從.


6. 本人於2012年01月05日向上訴庭申請上訴許可失敗,上訴庭於2012年02月07日的判案書表示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59號命令第2A(8) 條規則,命令本人不得根據第2A(7)條規則,要求法庭在雙方出席的聆訊,重新考慮該申請。

(二) 2012年3月27及28日的正審聆訊、判決及栽決
2012年4月18日的判決是撤銷本訴訟的申索和第一至第五被告人的反申索.
以下是相關的文件:
陳江耀暫委法官作出的判決(2012年04月18日)(第1, 2頁)
陳江耀暫委法官作出的裁決(2012年04月18日)(第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頁)



陳江耀暫委法官在2012年04月18日的裁決書中第9段提及:
「 再者,原告也沒有證據,證明第五被告在Fresh Media出版該雜誌時,是Fresh Media的董事,他對第五被告提出這指控, 純粹基於他的臆測,但本席不接受他的臆測,所以他對第五被告的指控,完全沒有理據。 」

第五被告人在一次董事會議上向各董事表示他也想 加入做事(本人的理解是做董事),而各董事也是同意的.本人認為這算是口頭協議.而第一至第五被告人則表示第五被告人只是股東,但並沒有否認 那口頭協議的存在.第五被告人的Fresh Media Limited董事的身分沒有在公司註冊處登記(可能是有人有心失責),但卻在相應的時間登記為FRESH MEDIA (HK) LIMITED 的董事,而Fresh Media Limited的主要業務Grocery《百貨採購》雜誌也是在相約的時間被轉移到FRESH MEDIA (HK) LIMITED. 也就是說那口頭協議的履行(登記為董事)也被轉移到FRESH MEDIA (HK) LIMITED.所以本人才把第五被告人也納為被告人之一.

第五被告人在兩間公司已登記的角色及相應的工作,只有其董事身份有沒有登記的分別,其他的都是一模一樣的.而在這次訴訟中, 他的所有文件也是和第一至第四被告人 一樣的,包括反申索陳述書.其中的有些內容,如第一被告人是否負責掌管簿冊、是否負責掌管帳目等.這些事情都應該只有董事才能確定的. 如果他不是董事的話,又怎麼能確定這些事情是不是第一被告人負責的?又為什麼原意和他們用同樣的反申索陳述書?

本人認為對第五被告人的指控是建基於合理的推論,如果將合理的推論說成是純粹的臆測,那恐怕是有人刻意糊塗.他是實質上的董事, 但在正名之前,隨著整間公司的架構及業務,而也被轉移.理據本人是提出了, 證據倒是沒有,因為有人有心失責,證人只有本人,所以是否達到指控成立的要求,本人是不知道的.但是, 「完全沒有理據」的說法很難服人.




在第11段提及:
「 原告在被盤問時,只說曾經有協議,是第一被告要負責掌管這些簿冊,但他不能提供任何資料,說這協議是在何時、何地和由何人訂立的。 」

本人曾說過的是,第一被告負責掌管簿冊之事是在初期的會議上說的.「何時、何地和由何人」都是會議記錄有的, 這正是證明會議記錄是與爭議有關.但早前法庭卻以會議記錄與爭議無關為由,拒絕本人申請各被告人透露會議記錄. 這是互相矛盾的.似乎各法官是在包庇各被告人的.


在第14段提及:
「 本席認為若公司是有做會議紀錄,又會把記錄派發給各董事,那末負責派發的人,沒有理由不把記錄派給原告。 」

如果任何事情都是合理地發生的話,那就不會有訴訟的產生. 有個女子指控一個男子進入女更衣室偷窺,做官的對那女子說: 「他是男子,沒有理由進入女更衣室.」這算是判案理由嗎? 賊人犯了案,而又會把賊贓分給同黨的話,那負責分贓的人,沒有理由不把贓物分給事主. 這是謬論! 各被告人說除周年大會外,沒有會議紀錄. 但是本人曾指2005-2006年的核數師報告是在一次董事會議上通過的,並問及該會議紀錄事宜, 第一被告人說他沒有印象.沒有會議紀錄的話,核數師會簽名作實嗎?此事裁決書是沒有提及的.理由說了沒有聽,聽了沒有考慮, 考慮了沒有寫出來,所以寫出來的當然是「沒有理由」.


在第21段提及:
「 Fresh Media應確實曾存有可供核數師核數的帳簿,因為核數師確有核對過該公司的帳,不過原告對於帳簿是存放於那堙A 好像也不知道,這可能是因他很少參與公司的工作。第一和第三被告在作證時,說當公司在Manulife Tower運作時, 原告只到過上址兩次,其中一次是參與一個會議。原告不同意這說法,但他自己也只是說,曾在上址開過不少過兩個會議, 而不是說經常到那媔}會和工作。 」

本人不知道帳簿在哪裡,是因為本人不是負責的人,而負責的人沒有通知本人帳簿不是存放在公司註冊的地方,這和參與多少工作無關. 至於本人有否少參與 公司的工作,又是否不合理,則有待公論.有通知本人的會議,本人大都是有參與的.本人曾問各被告人,本人沒有參與的會議, 是否有通知本人,他們說沒有, 還說本人應該自己去問.怎麼問?要各董事天天去問公司有沒有會議開嗎?而且本人要求會議後,要有會議記錄.這是合理的,但是他們不答應.

本人是因為記得加入公司後,曾分別於兩間不同的房間開會,所以在聆訊中歸納說是最少參與兩次會議, 以回應第一及第三被告人指本人只開過一次會議的說法. 法官的說法是有誤導性的.正如有人說 某某是隻狗,某某不同意這說法,但他自己也只是說他是個官,而不是說他是個好官.這類的 語法帶有指向性的主觀含意,不應該作為客觀判決的理由.陳江耀暫委法官曾說過他做了28年的官,28年的官的確做得很久,應該是很有 經驗的.腐敗的地方難有好的久官,這道理本人是心知肚明的.


在第27段提及:
「 原告又說第一被告在 2009年5月29日的會議上,給他一份Fresh Media的資產負債表,但該表尚未有不少於兩名董事的簽名, 所以違反了《公司條例》第129B(3)條。但第一被告說,他提供給原告的那份資產負債表副本,並非在該會議正式發出的, 而只是一份過期的草稿。

原告在申索陳述書也說,他在2009年10月8日曾親自從公司核數師處取得一份簽名齊全的核數師報告副本,並得知該報告已 獲董事局通過,這報告當然包括了簽名齊全的資產負債表。本席認為這一點證明Fresh Media曾發報一份簽名齊全的核數師報告, 包括簽名齊全的資產負債表。所以本席接受第一被告的証供,認為第一被告在2009年5月29日給原告的資產負債表, 不是正式發出的,只是一份草稿,所以本席不接受原告這指控。 」


在這事情上,本人只是證人.那份資產負債表,本人是正式收到的,並在會議上查閱過,事後又影印了一份.該文件和正式的文件只有有簽名 和沒有簽名的分別(在聆訊時和之前是這樣認為的).本人不明白為什麼法官說該文件是「並非在該會議正式發出的,而只是一份過期的草稿。」 至於Fresh Media曾發報一份 簽名齊全的核數師報告,與第一被告有否正式發出過一份沒有簽名齊全的資產負債表一事,是沒有因果關係的.

在聆訊後(2012年12月18日),本人才發覺原來兩份文件的第4頁是不同的. 正式文件第4頁上是沒有"true and fair view"字眼, 而沒有簽名的則有.


在第32段提及:
「 原告又要求法院裁定 Fresh Media的其他股東,在2009年12月28日舉行的2007年度周年大會上, 是否有權以投票方式,免去他的董事身份。原告這申索的基礎有問題,他認為自己是被第一至五被告 在2009年12月28日Fresh Media舉行2007年的周年大會上,無理地解除他在該公司的董事身份,但該公司的章程細則第7條規定如下:

“7. At the Annual General Meeting to be held next after the adoption of these Articles and at every succeeding Annual General Meeting all Directors, except Permanent Directors if any are appointed, shall retire from office and shall be eligible for re-election.”

根據這條章程細則,原告和第一至四被告的董事任命,是在公司周年大會時自動終止, 原告並沒有在2009年12月28日的2007年度周年大會上,被其他董事或股東解除其董事任命, 他只是沒有再被選出來擔任這職務,而第二和四被告也沒有再被選上。原告在陳詞時說其他 的股東應再選他為董事,但他不能提出任何理由,解釋為何其他股東要這樣做,本席也看不到有 任何理由其他股東一定要再選原告為董事,本席不能覺察到原告就其未被再選為董事,有任何申索理由,所以這指控也不成立。」


在2009年12月28日補開的2007年度周年大會上,本人被免去的是「2009年12月28日以後的董事身份」而不是單單的「董事身份」. 這恐怕是有人有心遺漏重要的字眼. 因為在2009年12月28日補開2007年度的周年大會時,本人作為2006-2009年的董事身份是既定的事實,所以本人有權參與公司2007-2010年的 周年大會.而在2007-2009年度的周年大會上,都應該自動當選成為下一年度的董事(這是既定的事實);在最新年度的周年大會上,才能重選. 如果在2007年度的周年大會上,本人的董事身份退任後不被重選的話, 那本人在2008-2010年度周年大會之間的董事身份也被剝奪.對本人來說,這裡涉及複雜的法律觀點,本人沒有能力指出法官是刻意糊塗.


在第40-42段提及:
「 既然兩位清盤人沒有發現Fresh Media對該雜誌有任何權益,而原告又不願意提供任何資料給他們,以證明該雜誌的出版是 Fresh Media的資產或權益,而這權益又被轉移到別的公司,所以兩位清盤人沒有甚麼理據,就這指控作出調查。

再者,上訴庭也曾在HCMP 28/2012案指出,若原告認為清盤人的決定,令到他作為股東的利益受損,他可以根據 《公司條例》第200(5)條,向法庭提出申請,以挑戰清盤人,但他沒有這樣做。

基於這些理由,本席認為原告這申索沒有理據,所以把它撤銷。」


本人在2010年08月20日的訴訟(HCA1276/2010)提供過一次資料;在2010年9月17日親身上門提供過另一次資料,但因第六被告人拒絕簽收而作罷; 在2010年09月20日以掛號信又提供過一次,並要求與清盤人會面,但得不到回覆;在2010年09月24日再往清盤人辦公室要求和清盤人會面,又被拒門外; 在本訴訟(也在2010年10月04日的申索陳述書中提及公司的網域名freshmedia.com.hk和grocery.com.hk被轉移) 開始及本人通過律師要求清盤人查閱相關文件後, 清盤人才於2010年10月13日覆信,並表示對雜誌被轉移一事一無所知.本人認為清盤人是不可信的,也表示暫時不向他們提供資料,而會在法律 程序中給他們.不過,清盤人卻在訴訟期間辭職.所以是清盤人不原意收本人的資料. 在這樣的情況下,法官的「而原告又不願意提供任何資料給他們」一句, 是偏聽曲解的結果,與事實不符.

本人在HCA1276/2010的訴訟,曾在聆訊前接受當時法官的提議,先找清盤人處理相關事宜,但清盤人不理會,才開始這次比上一次複雜十倍的訴訟. 而且,在這次訴訟期間,清盤人已經辭職,不知道該條例是否還適合.如果適合的話,本人不明白法官為什麼不以那條例來作出合當的判決(就算是明白了,也相信做不來.).


在第46-48段提及:
「 至於第一和第三被告,因為他們的反申索是建基於這份股東協議書,但他們都沒有簽署這文件, 這令他們的反申索基礎成疑,而且他們也沒有提出任何證據,證明因原告的違約而受損,所以本席也撤銷他們的反申索。 」

第一至第五被告人及本人在口頭上都已同意了那份股東協議書,而更是基於那份股東協議書來寫反申索陳述書及申索陳述書的, 那股東協議書的內容也已經變為事實.所以不論第一至第五被告人有沒有簽署,那份股東協議書都是有效的.所以即使他們沒有簽署, 也不該是造成他們的反申索基礎成疑的原因.否則,本人的股東身份一樣成疑(恐怕這才是這樣判決的目的). 所以法官如果要撤銷他們的反申索,應該另找原因.


在第49段提及:
「 原告、第一和第三被告,在審訊時提出的證據顯示,這案是由一個不愉快的合作而引致的。 」

如果訴訟是結果的話,那不愉快的合作便是必然的經過,作為原因是沒有意義的.因為訴訟都是不愉快的,哪有愉快的合作會導致訴訟? 這案分明是有些大股東利用 自己在公司的股權優勢,來欺壓一名小股東及董事不遂所造成的.其中涉及嚴重的犯罪行為,法官的說法只會淡化案件的嚴重性,有包庇之嫌.


以下是節錄自一次聆訊的情況(之前有提及)

2012年3月27日16:08:15時的聆訊情況
當本人想問第一被告人有關他的抗辯及反申索陳述書第5頁第27點:
"27. The Plaintiff has not contributed the paid-up capital HK$700, as stated in the audited financial statements."
這句大意是說在核數師報告(2007/01/01-2009/12/31)上顯示,原告人還沒有支付HK$700的資金欠款.

本人: ......
陳江耀暫委法官: 這句是錯的,因為那7%是不需要付錢的,只是auditor不知道,
本人: 我想問如果這句是錯的......
陳江耀暫委法官: 他寫錯了.我說了,錯的就不准許問了.再說(的話)我便要他把那句刪掉,問這些是浪費時間. 只是他寫錯,他自己也承認的.是否同意(問第一被告人)?
第一被告人: 同意
本人: 在你說這句之前,我從未聽過他們說這句是錯的.
陳江耀暫委法官: 我說是錯的,現在他同意我的說法,我裁決這是錯的,我的裁決是說這句話沒有基礎,是亂寫的. 因為auditor不知道,以為你要付錢的.他們(第一至第五被告)不知道.他們(第一至第五被告)照將auditor不知道而寫錯的結論抄上去. 是他們不對的......

這位法官問第一被告的形式是先提供答案,然後再徵求第一被告同意.「他自己也承認的」是在第一被告人答「同意」之前的, 他還可以說不同意嗎?法官知道這個錯並不奇怪,奇怪的是法官還知道錯的原因是核數師不知道,以為本人要付錢的. 第一至第五被告又不知道核數師寫錯,而將這錯誤的結論寫上反申索陳述書,然後來誣捏本人.這位法官不但知道這個錯誤, 連錯誤的原因及經過都能具體地說出來.似乎要幫第一至第五被告人 甚至核數師作供,來填補這部分的空白!法官具備的是神的能力,能知過去未來!

那HK$700是這樣的:
在加入 Fresh Media Limited 前的一次會議上,本人和第一至第四被告人相討為公司申請網域名及網頁儲存服務, 談到誰先為此付錢時:
第4被告人說他的錢在外幣戶口,港幣很少錢.
第1被告人說他的錢在定期,也沒有錢.
第2被告人說他可以支付.
那天晚上,本人和第2被告人說他們(第1和4被告人)的話不可信,而且他們是大股東,不應該由他(第2被告人)支付. 並提議他第二天找個借口推掉,他說他不懂,叫本人幫他推.本人沒有拒絕.但後來覺得他答應的事情,本人沒有資格幫他 推掉,所以本人自己付了錢.

在加入公司初期的一個會議上,本人因為要支付700股份(以hk$1一股)的價錢,所以要給第1被告人hk$700. 即是說本人的700股是第1被告人賣給本人的.本人於是把支付網域名及網頁儲存服務的單據拿出來,想第1被告人(是他負責財政的) 還本人約 $2000 的費用.第4被告人說這些都是小數目,而且大家都有出過錢,不如大家不要計.於是第1被告人給了本人700股份的 買賣單據而沒有收本人$700的錢.本人也沒有向公司追討約$2000 的費用,收下了單據.而股東協議書是之後補簽的.

說也巧合,本人那700股份的買賣單據在訴訟前不知道在何時何地遺失了.不知道是否有什麼神人將這事通知他們(第1-4被告人),使他們記起部分回憶...... 這本人不想猜想.

所以法官所說的原因是很有問題的.一定是有人先有單據或證據(當然是偽造的或不實的)交給核數師,然後核數師才能將此數目記在帳目上. 而且這件事發生在2006年的,核數師卻把 這個項目記在新的帳目(2009年度的)上,核數師是怎麼知道的?第一及第三被告人也在2010年8月10日通過決議把本人欠公司$700 (本人即使欠,也應該是第1被告人) 一事記錄下來,然後再記在反申索陳述書中.連這$700的由來也記不清楚,卻 花了這麼大的心力,捏造了一個錯誤的回憶出來誣蔑本人,最後給法官用了一個錯誤的理由及經過把這個錯誤道破.真是不知道要怎麼反應! 合理的人遇到不合理的事,印象很深,很難忘記;不合理的人幹太多不合理的事,印象模糊,記得很少,難怪他們!

法官似乎是說這是個無心的錯誤,這本人是很有保留的.但到底是毀謗,還是誣告,甚至是作假證供,本人則是不清楚的.


2012年3月27日16:27:10時的聆訊情況
本人: ......你們(第一至第五被告人)的所有證供都是一樣的,我想問你們有否夾過證供?
第三被告人陳振華先生: 第一,我唔知道是不是一樣的,因為我沒有看過其他的抗辯書.第二,我寫出來的全部都是事實......
本人: (正想追問,不過法官比我快.)
陳江耀暫委法官: 真是一模一樣的,影印機印出來般的.有沒有可能這般巧合?五個人,五部電腦,做得了一模一樣的東西出來嗎?
第三被告人陳振華先生: 喔,你是說所有的內容寫的......
陳江耀暫委法官: 當然啦
第三被告人陳振華先生: ......format,格式......
陳江耀暫委法官: 不是format格式呀,是內容呀.
第三被告人陳振華先生: 噢,內容是一樣,是的.
陳江耀暫委法官: 他(原告人)是問你:喂,你們是否有相討過,內容(怎麼會)是一模一樣的......
第三被告人陳振華先生:
陳江耀暫委法官: ......好像是一個人寫的,然後每個人再簽個名上去似的......
第三被告人陳振華先生: 絕對有相討過!絕對有相討過!
......

本人不知道要怎樣理解第三被告的回答.他似乎覺得自己是在一個無法無天的地方,才說出這無法無天的話來. 如果是本人基於他首個不實的答案追問下去,那情況當然是對他相當不利的.所以法官的追問客觀上是對他有利的. 本人並沒有因為這樣便覺得法官不公平.不過,從法官的裁決書中可見,法官對各被告人的作供,大都是深信不疑的. 這件事也是沒有提及的.


總結

法官判案應該是基於證據.各被告人在設定時間表的問卷中A1部分 確認 "I confirm that the parties have attempted to settle this case by ADR but not successful."一項,但 各被告人從未向本人提出過以另類排解程序方式就本案達成和解.即是說,他們這個一致的確認是不真實的.第一至第五被告人的所有文件 是一模一樣的,而反申索陳述書堻﹞尷漪q落和第六及第七被告人的,也是一模一樣.第三被告人更在聆訊的時候,說他不知道自己的證供 和其他被告人是相同的.第一至第五被告人在反申索陳述書上指出本人欠公司$700,這當然也是不實的陳述.不過,本人真不明白為何連 第六被告人也 知道這事情,並在聆訊時質問本人.由此可見,他們都是串通的,是不可信的.而在聆訊時,只有第一、三及六被告人曾上證人台作供;第七被告人 有出庭,沒有作供;第二、四及五被告人都沒有出庭. 即是說,無論是文件證供或是各被告人的口供都有造假的成份. 在這樣的情況下,法官對他們的信任,依然幾乎是百分百的(那少許的不信任也似乎是用來大事化小的)!那是超乎想像的!

本人在聆訊中的陳詞、提問是經常被法官打斷,甚至在結案陳詞時,也是常被質問或打斷發言的. 法庭的議事規則,本人不懂.只能說的是,本人在聆訊中,說事實、講道理,是困難重重的.在法庭上,對於一個無律師代表的與訟人來說, 法官似乎是皇帝!

蛇鼠沒有勾結,官商不是一窩的!



另外, 在2012年4月18日當天,本人去高等法院拿裁決書的同時,法院職員把裁決書連同本人給法官的文件冊還給本人,及要本人簽收, 該文件冊是之前法官要本人準備及存檔的。本人曾拿文件冊去存檔,但當時法院職員告知本人文件冊是交給法官書記的, 於是本人便把文件冊交給法官書記.本人當時以為這也算是存了檔,直至法院職員說要把文件冊還給本人,才知道當中可能出現問題. 故此當時本人雖然簽收了,但把沒有存檔的部份(文件冊內第70份以後的文件)交還給法院職員,並陳述原因。但後來查冊的時候發覺 沒有存檔的文件依然沒有存檔.


投訴、尋求法律諮詢服務、訴訟與報案

關於公司的種種問題,本人曾向公司註冊處作出過約十多項的投訴,用了一年多的時間.第一至第四被告人將公司清盤, 本人向法庭申請擱置清盤程序,法官在聆訊開始前,提出本人可以先向清盤人要求處理受屈之事,於是本人才放棄該申請而向清盤人 提出要求.清盤人沒有理會本人,本人才提出本訴訟.

在本訴訟開始前,本人認為當中有刑事成分,曾去廉政公署舉報,說了約一小時,公署職員提議本人去找警方;本人之後去找警方,又說了約 一小時,當值警員(還有圍聽的)說,沒有證據,他們不查(警員當時是很有禮貌的,本人不認為他們是有心不作為,似乎是慣例.). 本人認為自己沒有能力使警方立案調查,於是便離開了.

本人曾經自費諮詢過一小時法律服務($HK2000 包括一封律師信)的.在諮詢前,本人準備了約十多條問題,也自己查出了相應的答案, 想透過律師諮詢作實.在諮詢時,那律師是很謹慎的,除了最後的那條問題,其餘的回答都是「等我做下Research先,之後再回覆你」; 最後一條問題 是用是非題的方式問他,他的答案和本人查到的是一樣的.本人也曾經尋找過有否什麼的法律援助可以申請,發覺很多都是不合資格的. 有一個是可能合資格的,其相關的申請程序是這樣的:幾日前預約,然後在預約的時間,親往某地點,和某律師(不可以選擇的)會面, 有15分鐘的法律諮詢時間.本人聽了,沒有申請.不過也感激了20分鐘.

最後還是自己以無律師代表方式來進行訴訟.本人查閱了很多法律文件,如公司條例、公司(清盤)規則、高等法院規則等等,當然是問題重 重的.問題的出現,不是一次性的,而是斷斷續續的.即是說,你不能在某一個特定的時間,將所有問題解決,現在解決了,過了幾天又會有新的問 題出現;而且問題也是具有衍生性的,你解決了問題甲,在你解決的過程中,又衍生出甲一和甲二兩個問題.所以問題又是越解決,越多的!

在一次聆訊(應該是高敬修聆案官主持的)後,聆案官要求本人草擬法庭命令(主要內容已經寫好的),說慣例是原告人做的. 本人當然不懂,他有叫他的書記幫本人.那書記 做事是很有規矩的,例如有三個步驟便可以完成那文件,他說了第一個步驟,本人問他做完後可以怎樣? 他叫本人做完那個步驟後再問好不好,本人當 然沒有說不好.如是者,來回了三次,便把那文件做完.本人相信如果那書記自己把那文件做了的話,應該會更快,更容易的.真是辛苦了他. 其他的聆訊後,都是當庭書記幫本人做的.也感謝他們!

直到現在,本訴訟差不多已有三年的時間,本人花在這訴訟上的時間,應該比全職的工作還要多. 只想說的是,一個普通的市民,無論在時間上,或是在能力上,都是不足以應付訴訟的需要.即使遇到的是公平公正公義的法官, 那也是難有幫助的.所以 法庭容許普通市民以沒有律師代表的方式來進行訴訟,就好像是留一條樓梯給殘障人士使用一樣,只是為自己的不公義隨便找個藉口而已. 反而給某些害群之馬帶來了不少漁利的機會.




不想說出來的話

一個人給山賊打劫,認得賊人,於是到官府指控賊人.卻發現,原來官府是賊竇......

香港法治真公平!正如屎坑口前種朵花,你敢話唔香嗎?小心藐視屎坑!

對於一個普通市民來說,狗官比狗賊可惡!


報失

本人有以下的失物:
1. 700股份的買賣單據
2. 在2009年5月29日的公司會議上曾兆麟先生給本人的一份資產負債表(只有一個董事簽名的)

本人不清楚是在哪時遺失的.但記得最後一次是在瑪麗醫院(2009/11/14-2009/11/25),給一位蔡姓的好朋友講解案情的時候看過的. 本人曾委託他代表本人開一次會議(最終那會議是沒有召開的).他是很支持本人訴訟的,曾提議本人以《業務轉讓(債權人保障)條例》 來追討損失,但本人覺得不合適(時限也已過)而沒有這樣做.他也是第二被告人的好朋友.

以上的文件,本人不知道有否備份副本留下,但至今還沒有找到.




新的證據

第一至第五被告人在2011年6月3日存檔的誓詞(第52-56號文件)中,表示沒有資產轉移文件;第一和第三被告人在聆訊時表示公司只在 MANULIFE TOWER 開會,而本人(原告人)只開過一次會議,及公司除周年大會外,並無會議記錄.第一至第五被告人在反申索陳述書中也 表示公司是在入不敷支的情況下而結束的;在2006年核數師報告中,顯示公司只有四萬多元的收入,第一和第三被告人在聆訊中,解釋是因為 很多廣告都是免費的.

在證據A001中,顯示是有資產轉移文件存在的, 該兩份文件是由第二被告人何天成先生簽署的;從證據A006, A010-A014 中可見本人不是只 開過一次會議的、公司不是只在MANULIFE TOWER 開會的、公司有為董事會議 (A006) 及工作會議(A013)作會議記錄的. 當中A006會議記錄的內容是不實的, 本人(SIU CHAI FUK)並沒有被通知及參與該會議的;從證據A015, A008- A009中可見,雜誌的每頁廣告 費是HK$8100(已是優惠價),每期銷售量約有50000多本,而雜誌的每本定價是HK$30元.即使只計算賣雜誌的收入,也有HK$150多萬一期,是遠超過 核數師報告中的四萬多元的收入.所以說公司收入只有四萬多元是難以置信的.

比較雜誌(證據A016)的第四期PDF的第5頁 和第五期PDF的第4頁,可知雜誌的工作人員資料、 電話號碼和傳真號碼等,基本上都是一樣的. 也顯示雜誌的版權由Fresh Media Limited 被轉移到 Fresh Media(HK) Limited. 而第四期PDF的第26頁和第五期PDF的第32頁的訂閱表格也只有收款人Fresh Media Limited 被轉為 Fresh Media(HK) Limited,其他的資料都是一樣的。這些都是沒有在董事局通過的。


編號文件名稱第一頁至最後一頁
A001HKDNR的電郵回覆(證明曾有資產轉移文件存在)1
A0062009年4月20日董事會議紀錄(內容不真實的)1
A0072005-2006年度核數師報告副本(未簽名的,並且第4頁,即是右面的第五頁,與正本不同.)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A008公司廣告價目表(是A015的附件)1
A009雜誌銷售量(是A015的附件)1, 2
A0102006年10月06日電郵
原告人要求各董事做會議記錄被拒及可知原告人有參與2006年10月09日(星期一)的會議
1
A0112006年10月09日電郵
證明公司不只是在MANULIFE TOWER開會
1
A0122006年05月02日電郵
證明本人有參與2006年05月02日那星期的會議
1
A0132006年08月25日電郵
公司在2006年08月24日的會議記錄
1, 2
A0142006年05月02日電郵
原告人確認參與2006年09月25日會議
1
A0152006年09月19日電郵(包括A008及A009兩份附件)
公司雜誌2006年10號推廣電郵,當時還是以Fresh Media Limited 的名義及電郵是cc給info@freshmedia.com.hk
1, 2
A016雜誌電子版本(第4,5,8,12,13,15,34期)
第4期出版人是FRESH MDEDIA LIMITED
第5期出版人是FRESH MDEDIA(HK) LIMITED
第12期出版人是FRESH MDEDIA CONCEPTS LIMITED
第13期後,雜誌名稱改為GROCERY & CATERER
4(2006十月), 5(2006十一月), 8(2007二月), 12(2007), 13(2007), 15(2007), 34(2010六月)


新的指控

1. 指控法庭不公義.
法庭容許普通市民以沒有律師代表方式來進行訴訟是不公義的做法,因為一個普通市民根本是不可能具備相應的能力和時間來應付訴訟的.
 
2. 指控陳江耀暫委法官、高勁修聆案官及歐陽桂如暫委法官判決理由不公正,包庇各被告人.理由見前文.  
3. 指控第一至第七被告人串謀作假證供
-第一至第七被告人在設定時間表的問卷中A1部分確認是不實的.
-第一至第五在2011年6月3日存檔的誓詞(第52-56號文件)中,表示沒有資產轉移文件,及HK$700一事,都是不實的.
-第三被告人在聆訊的時候,說他不知道自己的證供和其他被告人是相同的.這是不實的.
-第一和第三被告人在聆訊時表示公司只在 MANULIFE TOWER 開會,而原告人只開過一次會議,及公 司除周年大會外,並無會議記錄.這些都是不實的.
 
4. 指控第一至第四被告人偽造文件.
-證據A006中董事會議(第一及第三被告人在聆訊時說董事會議並沒有會議記錄),本人作為董事局的成員之一並不知情,也並沒有參與.
 
5. 偽造帳目(不知道應該由誰負責)
-證據A006是偽造的,那2005-2006年的核數師報告也自然是偽造的,該帳目上的數據也是難以置信的.
-2007-2009年的核數師報告也是偽造的,帳目上第6頁的$700,是不實的.而且,本人是相應年度的董事 之一,但從不知道董事局有就該核數師報告展開討論及投票通過.
 
6. 指控清盤人拒絕簽收本人的文件及與本人會面,以調查公司資產及業務被轉移一事,構成公司條例第271條(1)(h)的罪行, 阻止本人將有關公司財產文據出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