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香港市民的公開陳述書二 (2016年3月)
(首頁 陳述書一 陳述書三 陳述書四 現在情況)

(是很長的,請耐心閱讀,感謝!)
  
  本人蕭濟福,於2010年10月-2015年9月期間,與曾兆麟先生, 何天成先生, 陳振華先生, 高思文先生, 蘇瑞龍先生, Yick Wing Keung先生 及Mr. Michael Roger Eyles進行一宗民事訴訟.

原訴法庭案件編號: HCA 1486/2010
上訴法庭案件編號: CACV 101/2012
終審法庭案件編號: FAMV 4/2015

本人認為各層法院法官處理不公,包庇被告.當中涉及刑事成分及公眾利益, 故以公開陳述書的方式向香港市民陳述當中情況, 並寄給以下相關部門及機構, 希望能得到關注或處理.

陳述書二將寄給以下相關部門及機構:
1.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                                 請求信
2. 立法會議員                                                    請求信
    (葉國謙議員,劉慧卿議員,田北俊議員和黃毓民議員,
    其他的請向秘書處自行拷貝一份,勞煩之處,請見諒!)   
    立法會秘書處                                             請求信
    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                           請求信
3. 香港廉政公署                                                      舉報信
4. TVB新聞部                                                   要求關注信
5. 有線電視新聞部                                                  要求關注信
6. 東方日報                                                  要求關注信
7. 明報                                                        要求關注信
8. 星島日報                                                        要求關注信
9. 大公報                                                  要求關注信
10. 香港市民(http://www.ec-learning.com/siu/)

由於私隱理由,本人會遮蔽陳述書內文件中的地址,電話號碼及簽署樣式.而寄給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立法會議員、各傳媒和香港廉政公署,則會另附沒有遮蔽的文件.



在閱讀下文前,請先閱讀陳述書一,以了解本案的背景及至上訴前的情況.

總結與申索相關的回應或上訴理由
向上訴庭申請上訴至終審庭許可
向終審庭申請上訴許可
回應終審庭司法常事務官向本人發出根據規則7(1)發出之傳票
向終審庭上訴委員會解釋為何不應駁回本人的申請
回應終審庭上訴委員會命令
對指引的意見
在訴訟期間的一些觀察和經歷
不知道為什麼想說的話
對於司法獨立的的思考
對於訴訟權的的思考
對本案事後處理的思考
本人的呼籲
文件冊目錄對照
文件索引



總結與申索相關的回應或上訴理由:

(有關上訴之前不合理的地方已在陳述書一內有詳細的記述,這裡只總結與申索相關的回應)

參考文件:
正審法官裁決書(2012年04月18日)(第1,2,3,4,5,6,7,8,9,10,11,12,13,14,15,16頁)
本人上訴聆訊的書面陳詞(2014年08月07日)(第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頁)

本人的申索:
1. 要求法院下令有關董事及清盤人提供以下的文件副本給本人
    a. 公司所有會議紀錄(2005年7月13日至2010年9月4日);
    b. 公司所有帳簿及單據(2005年7月13日至2010年9月4日);
    c. 所有銀行月結單(2005年7月13日至2010年9月4日);
    d. 所有有關"Grocery<<百貨採購>>"雜誌的權益轉讓文件。

關於這項申索,第一至第五被告人表示公司除周年大會外並無會議紀錄,也沒有權益轉讓文件存在.法官認同他們的說法.本人則認為公司不可能沒有董事會議的會議紀錄,2005-2006年度的核數師報告是在2009年4月20日董事會議通過的,會議紀錄要給核數師,核數師才會簽署作實的;公司也不可能沒有權益轉讓文件,grocery.com.hk網域名,電話號碼82022312及傳真號碼82022319是一定要有授權文件,才能轉給別的公司.

陳江耀暫委法官的裁決書第23段:
「 23. 原告沒有任何證據證明Fresh Media的帳簿、單據和銀行月結單仍然存在,或任何一位被告特別有責任保存這些文件,而各被告也否認有保存這些文件,所以本席不接受原告這申請。」

本人曾表示簿冊是第一被告人保管的;在第一至第五被告人的反申索陳述書第12段提及"The books of account are stored in a proper place.";第一被告人表示曾處理過帳目事宜,但是沒有負責儲存;第三被告人表示單據只有交過給第一被告人;第二,四和五被告人都沒有出庭作供.本人不明白,為何法官在還沒證實帳簿、單據和銀行月結單都已經遺失的情況下,卻要本人證明其仍然存在.

2. 要求法院裁決在2009年12月28日Fresh Media Limited的2007年度的周年大會上,Fresh Media Limited的各成員是否有權就本人2009年12月28日以後的董事身份以投票方式作出任免;

法官認為本人的董事身份(法官沒有提及是2009年12月28日以後的董事身份)是在公司周年大會自動停止,而沒有被重選;而本人認為在2007年度的周年大會上自動退任的是2006-2007年度的董事身份,重選的是2007-2008年度的董事身份,是無權就本人2009年12月28日以後的董事身份以投票方式作出任免.在2005-2006年度的核數師報第1頁(文件冊B第102號文件第512頁)最後兩行寫:"In accordance with the provision of the company's Articles of Association, all directors shall remain in office for the ensuing year."所以本人2009年12月28日以後的董事身份是被無理地剝奪.

3. 要求法院下令清盤人應本人要求調查Grocery<<百貨採購>>出版人身份由Fresh Media Limited最終變為Fresh Media Concepts Limited的整個過程是否合法及公平;

陳江耀暫委法官的裁決書第39段:
「第六被告易先生在口頭作供時補充,因沒有發現Fresh Media對該雜誌有任何權益,而原告又不願提供資料,所以沒有就事件作出調查。」

本人在2010年08月20日的訴訟(HCA1276/2010)提供過一次資料;在2010年9月17日親身上門提供過另一次資料,但因第六被告人拒絕簽收而作罷; 在2010年09月20日以掛號信又提供過一次,並要求與清盤人會面,但得不到回覆;在2010年09月24日再往清盤人辦公室要求和清盤人會面,又被拒門外; 在本訴訟(也在2010年10月04日的申索陳述書中提及公司的網域名freshmedia.com.hk和grocery.com.hk被轉移) 開始及本人通過律師要求清盤人查閱相關文件後, 清盤人才於2010年10月13日覆信,並表示對雜誌被轉移一事一無所知.本人認為自己在申索陳述書中把事情交代得很具體,清盤人的「一無所知」本人感到十分驚訝,表示暫時不向他們提供資料,而會在法律程序中給他們.本人2011年01月03日的文件清單(文件冊A第27號文件第139-144頁)也列明本人有的文件可供他們查閱.不過,清盤人卻在訴訟期間辭職(2011年02月26日).所以是清盤人不原意收本人的資料.在這樣的情況下,法官的「而原告又不願意提供任何資料給他們」一句, 是偏聽曲解的結果,與事實不符.

4. 要求法院裁決在2010年9月4日Fresh Media Limited的2008-2010年的周年大會上,Yick Wing Keung先生是否有權將本人從會議場地趕走;
5. 要求法院裁決在2010年9月4日Fresh Media Limited的2008-2010年的周年大會上,本人是否有權於周年大會上以錄影方式來為會議作紀錄;

陳江耀暫委法官的裁決書第45段把本人的第4及第5項申索一并處理:
「45. 本席認為這會議是得到清盤人的批准,在他的辦事處舉行,與會人士也是得到他的批准,而進入這辦事處參加這會議。若清盤人作為該辦事處的佔用人,不容許原告在會議期間錄影,原告作為被批准進入該處的人,便不能堅持進行錄影,況且《公司條例》第119和119A條指定的會議紀錄,是可以由主席簽署、和載於簿冊的,而並非以錄影製成 的動畫影音像。所以本席裁定當會議地址的佔用人易先生不准原告錄影會議過程,原告無權堅持這樣做,本席更裁定當易先生不准原告錄影會議,而原告堅持這樣做 時,易先生給予原告進入該辦事處的批准便被撤銷,原告便須離開該辦事處,所以易先生當時是有權要求原告離開這辦事處的。」

雖然會議是得到清盤人的批准,但是本人並非得到他(們)的批准.清盤人批准的是Fresh Media Limited能在該辦事處舉行會議,而本人是應Fresh Media Limited的通知而去該辦事處參與會議的.所以批准本人進入該辦事處的是Fresh Media Limited而不是清盤人.如果清盤人不准許錄影的話,應該通知Fresh Media Limited轉告與會人士,可是本人事先並沒有收到不准錄影的通知;如果清盤人認為Fresh Media Limited有違批准的條件,那清盤人有權不批准Fresh Media Limited在該辦事處繼續舉行會議.所以清盤人有權不批准(或要求離開)所施加的對象是Fresh Media Limited而不是本人,本人與清盤人之間並不存在任何批准與不批准的協議或條款.當時第六被告人是會議的列席者而不是會議主席,所以是無權把本人趕走(或要求本人離開)的.

清盤人既然已批准Fresh Media Limited在該辦事處一房間舉行會議,那房間便是會議場地,而不再是清盤人的私人空間,本人有權在會議上的行為或作為便可以在那房間媔i行.而且,法例沒有指定會議記錄以錄影製成是不能說明本人便沒有這種權利的.法例沒有指定你能呼吸,你便不能呼吸嗎?本人以錄影方式作記錄是因為看到第一被告 人(當時會議主席),在回答本人問題前,經常看看第六被告人(當時候任清盤人之一)點頭或搖頭後,才回答本人的問題.這些情況是文本及錄音方式不能記錄的,所以本人才進行錄影.這情況本人的申索陳述書有記載的,但是法官的裁決書則沒有提及.


向上訴庭申請上訴至終審庭許可

2014年08月20日上訴庭判決本人敗訴.本人不服,向上訴庭申請上訴許可.

參考文件:
上訴庭判案書(2014年08月20日)(第1,2,3,4,5,6,7,8,9,10,11頁)
提出動議通知書(2014年09月12日)(第1,2,3,4,5,6,7,8,9頁)
提出動議通知書的修正(2014年09月15日)(第1,2頁)
申請上訴許可的書面陳詞(2014年09月29日)(第1,2頁)
書面陳詞(2014年08月07日)(第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頁)

本人認為法官的判詞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以下是對上訴庭判案書(2014年08月20日)的回應:
(提出動議通知書第3-9頁)

第2-5段

納入新證據的申請
2. 本庭首先處理納入新證據的申請.這類申請必須符合案例Ladd v Marshall[1954] 1 WLR 1489的三個條件. 第一個條件是,該新證據在原審時,申請人即使用了合理的努力,都不能夠提供到.

3. 本申請涉及的新證據,全部都在原審時已經存在.上訴人說他在原審時未有提供,是因為他聽到被告人作證後,才想到找出這些證據,欲求反駁被告人的證供.

4. 本庭認為,根據高等法院規則,訴訟人應該把所有與訴訟有關的文件透露,及納入審訊綜卷.審訊中,證人作供時,如果對方認為某文件件可以用來反駁證人的證供的話,他應該即時向證人提出,法官便可以知道證人的答辯及反應.上訴人審訊後才提出這些文件,看來顯示審訊時上訴人的文件清單並不齊全.

5. 但即使本庭接納上訴人的說法,即他當場沒有這些文件,本庭認為他亦應該在審訊期間,告訴原法官他想提供這些文件;如有需要的話,他可以申請押後審訊,讓他提供文件,好令原審法官掌握全盤證據,才作出裁決.上訴人沒有這樣做,等到上訴時才申請納入原審時已存在的證據,不符合 Ladd v Marshall 第一個條件,所以本庭不能批准他納入新證據的申請.


本人在聆訊時只說了一句,表示是被告人在原審時說本人只開過一次會議,才想起找電郵(大意是這樣的,原句忘記了).本人認為法官從如此簡單的答案中就總結出本人沒有使用了"合理的努力"的結論是草率的.

新證據雖然是在原審時都已經存在,但是並非全部都是由本人保存或控制的.新證據中有9份文件,其中文件冊C第2號文件是2009年4月20日董事會議記錄,是本人在2012年12月04日(原審後)從核數師那裡拿到的.其他,除第9號文件外,都是在本人的備份電郵中找到的.

本人的私人電腦在原審前曾感染電腦病毒,所以有很多電子文件(包括電郵)是沒有從備份中復原,以免再次中毒.本人在預備正審的司法程序時,要花大量的時間查閱當中的法律問題及整理已有的文件,根本沒有時間和不能承擔再次中毒的風險,所以沒有查閱備份中的電郵文件(那段時間的電郵應該有幾千上萬封).

即是說,本人在原審前是不知道或不確定電郵的內容.更不知道有什麼電郵與哪個爭議相關.直至有被告人在聆訊中指本人只開過一次會議後,本人認為電郵媕雩虓|有本人曾參與多過一次會議的證據.其他的電郵都是隨之查閱出來的.所以才在原審後提出那些新的證據.

新證據文件冊C第9號文件是雜誌的內容頁,本人記得曾要求影印一本雜誌作為證據,但是陳江耀暫委法官以環保為由而拒絕.

文件冊內的大部分文件證據都是本人提出的,伍佰多頁的文件冊也是本人一人整理的,這次是本人第一次進行訴訟.本人認為自己是已經付出了「合理的努力」.

第9, 11段

背景
9. FM Ltd 曾出版一份名為"Grocery"的雜誌,出版了四期,但到2006年12月,FM Ltd 已經結束營業. FM Ltd 亦沒有依照<<公司法例>>(CO),依時舉行2007,2008及2009年度的股東大會(AGM).

……

11. 2009/10/10(即FM Ltd 結束營業差不多三年後),上訴人要求 FM Ltd 給予他以下五類文件:

......



在以上法官用"結束營業"的地方本人是不同意的.到2006年12月,"Grocery"雜誌是無緣無故地停止了由FM Ltd出版,而轉由相關公司Fresh Media (HK) Limited 出版.這過程董事局是不知道的.到了2009年5月29日(差不多三年後),公司才第一次開會討論結束營業事宜.

第14段

14. 期間在2010/09/04, FM Ltd 在清盤人辦事處舉行了2008,2009及2010年的周年大會,同日把2007/01/01至2009/12/31的核數師報告提供了給上訴人.在大會中,股東亦通過了自動清盤決議,委任第六及第七被告人為清盤人.當日上訴人堅持錄影會議過程,但遭拒絕,最後他被要求離開.


在這裡法官有理解上的錯誤,通過了自動清盤決議及委任清盤人的是2010/09/04召開的特別股東大會而不是周年大會.

第15段

15. 2010/09/17, 亦即是上訴人撤回HCA1276/2010,上訴人前往清盤人辦事處,要求查閱FM Ltd文件,及要求清盤人調查"Grocery"轉變出版人一事.清盤人第六被告人拒絕了上訴人的要求,並說當時沒有時間處理上訴人所提出的事情.


第六被告人當時說的是"沒有時間應酬本人",而不是說"當時沒有時間處理"本人提出的事情.

第17段

股東會議記錄
17. 根據CO第120條,上訴人身為股東,有權查閱會議記錄簿冊.事實上,上訴人確認已經收到了FM Ltd所有的周年大會記錄.

18. 看來原審時沒有證據顯示FM Ltd 曾經舉行過特別大會(EGM),因此本庭看不到上訴人憑什麼理據說FM Ltd曾經拒絕了他的查閱要求.


本人不知道為什麼說本人"確認已經收到了FM Ltd所有的周年大會記錄." 本人只有印象收過2007和2008年度的周年大會會議紀錄.其他的本人沒有印象有收過.

文件冊B第108號文件是2010/09/04的特別股東大會通知書,本人也不明白為什麼法官說沒有證據顯示曾經舉行過特別大會.

第26-29段

董事會議記錄,帳簿及單據以及月結單

......

26. 在本案而言,上訴人未有提供任何證據顯示FM Ltd 管理層確實曾經,或將會有不當行為或舞弊.上訴人說FM Ltd 是有盈利的,所以該公司不應結束營業,令到雜誌被其他公司出版.但FM Ltd有盈利這說法,只是上訴人自己的說法,他沒有提供證據支持.

27. 反過來, FM Ltd 的獨立核數師報告顯示,由2005/07/13(公司成立日期)起,至2006/12/31(結束營業)止,FM Ltd 虧蝕了$211,652.雖然這報告是有保留的(qualified report),但唯一的保留只是有關核數師未收到銀行結存的確認.這方面的有關款項,從報告看是細數額,而上訴人沒有證據顯示這數額有錯誤.後期同一核數師的報告(截止日期為2009/12/31)無保留地述明,他們獲得足夠及恰當的證據,令到他們作出核數意見,認為FM Ltd 的財務報表真實及公平地反映了公司的財政狀況,即結束營業前FM Ltd虧蝕了$211,652,而股東最終需免除了公司所久他們的債項共$216,827.

28. 上訴人在本席前指控FM Ltd董事"造假數",但這只是他的懷疑,他沒有提供任何證據支持這嚴重的控訴.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法庭不可以接納純屬懷疑的指控.

29. 總括而言,上訴人說FM Ltd 是有盈利這說法,沒有證據支持,而且抵觸了獨立核數師的專業意見.



FM Ltd的主要業務"Grocery"雜誌的出版被轉移到相關公司FM(HK) Ltd. FM(HK) Ltd是第一至第五被告人做董事及股東的,股份的比例幾乎和FM Ltd是一樣的.第一至第五被告人沒有把轉移業務之事通知董事局,卻在差不多3年後,以公司虧損為由把公司清盤. FM Ltd的網域名及電話號碼等也被轉移到FM(HK) Ltd.有被告人在聆訊時說公司除周年大會外並無會議記錄.

公司的核數師報告是要在董事會議通過的.2005-2006的核數師報告是在2009年04月20日的董事會議通過的,該會議記錄已經交給核數師,本人也在2012年12月04日從核數師那裡拿到了該會議記錄.會議記錄上顯示本人有參與該會議,但是事實上本人並沒有參與,也沒有收到參與該會議的通知.

2005-2006的核數師報告顯示公司只有四萬多元的收入.第一和第三被告人在聆訊中,解釋是因為很多廣告都是免費的.在新證據文件冊C第3號文件第5-9頁中顯示,雜誌的每頁廣告費HK$8100(已是優惠價),每期銷售量約有50000多本,而雜誌的每本定價是HK$30元.即使只計算賣雜誌的收入,也有HK$150多萬一期.文件冊C第1號文件可以證明公司有權益轉移文件(被告人在聆訊中表示沒有);文件冊C第27號文件可以證明公司有董事會議記錄及工作會議記錄(被告人在聆訊中表示沒有).但是法官卻不批准本人出示新證據.本人不同意法官的拒絕理由,前文已有說及,這裡略.

所以第一至第五被告人的不當行為是顯而易見的,但是法官似乎看不出.

核數師報告顯示FM Ltd 虧蝕了$211652,但是銀行結存沒有得到確認.在沒有確認銀行結存的情況下,核數師報告即使顯示虧蝕了1億,但銀行堳o可以有10億的盈餘.法官認為本人沒有證據顯示報告中數據有錯.但是本人認為是公司要向股東證明核數師報告堛獐ず琩S有錯.

要證明報告的數據有錯或沒有錯,一定要拿到報告、銀行月結單和收入支出單據三者互相核對才能做到的.核數師沒有收到銀行結存的確認,即是說核數師不能確保數據正確無誤;本人曾在非正審申請各被告人透露銀行月結單,但被拒絕,本人不同意其中的理由,之前已有說及,這裡略.所以似乎是法官正在包庇各被告人.

第30段

"Grocery"的"權益轉讓文件"
30. 上訴人沒有證據顯示FM Ltd擁有"Grocery"雜誌的什麼權益,亦沒有證據顯示網域名,電話號碼,及傳真號碼是使公司可獲得利潤的權益.根據清盤人理解,FM Ltd沒有註冊商標,所以沒有可能有這方面的轉讓.另外,沒有證據顯示FM Ltd 從出版四期雜誌而獲得了商譽,而曾經把商譽轉讓給其他公司,令致應有文件可供上訴人查閱.其實清盤人亦曾經向上訴人查詢他就這方面的資料,但直至清盤人卸任時,他都未有提供,其實到現時上訴人也都未有提供任何證據支持這申請.


"Grocery"雜誌由無至有,第一任出版人是FM Ltd,所以"Grocery"雜誌的所有權益都是首先屬於FM Ltd的(文件冊C第9號文件第16頁有"版權所有,不得重印"的字樣).網域名,電話號碼及傳真號碼都是用以協助公司營運的,可否從而獲得利潤不是法官可以就此作出判決的.而且這些是不是可使公司獲得利潤的權益與本人的申索無關.只要網域名,電話號碼及傳真號碼等是公司的權益或資產,而又有被轉移或轉讓的文件存在,那法官就應該判決是否能將這些文件判給本人.

本人從來沒有說過公司有註冊商標;至於商譽,本人也沒有要求索取這方面的文件.

第31段

2009/12/28以後上訴人的董事身份

31. FM Ltd 的組織章程細則第七條指"At the Annual Genneral Meeting to be held next after the adoption of these Articles and at every succeeding Annual General Meeting all Directors, except Permanent Directors if any are appointed, shall retire from office and shall be eligible for re-election".上訴人不是Permanent Director(永久性董事),所以他作為董事的委任期,是直至下一個周年大會.上訴人委任之後,公司下一個周年大會是在2009/12/28舉行,但在該會中,上訴人不再獲選為董事.

......

33. 本庭研究CO的Table A 與及FM Ltd的組織章程細則後,認為核數師報告中所說"In accordance with the provision of the company's Articles of Association, all directors shall remain in office for the ensuing year"對第七條有誤解.第七條的正確理解是,每名董事的委任期是直至公司的下一個周年大會,該周年大會是哪年度的,沒有關係;總之各董事委任後,在公司舉行下一個周年大會時,各董事便必須卸任,由股東重新選出董事.雖然2009/12/28舉行的是2007年度的周年大會,但本庭看不到對根據第七條之下,董事的卸任,與及股東選董事這些事,有什麼影響.因此,2009/12/28後,上訴人不再是董事.


本人也看不到為何2008-2009年度的董事身份,會是在2007年度而不是在2009年度的周年大會上卸任; 而2009年度的董事身份,又是在2007年度而不是在2009年度的周年大會獲得委任.

如果法官的解釋是正確的話,那今天在2014年度周年大會上剛獲得委任的董事,會在明天補開1994年的周年大會上退任,然後重選(原有的董事可以不被選中).如果不補開會議的話則不會發生這種情況,但是公司是有責任補開的.這樣最新年度的周年大會的權力會被20年前的周年大會所削弱,是不合理的.

第七條所指的『周年大會』要符合公司條例第111條(1)的要求. 根據該條例,公司要在成立後18個月內舉行首個周年大會, 而2009/12/28的會議是公司成立後4年多的時間,並不符合以上的要求.所以本人認為FM Ltd 的組織章程細則第七條只適合正常情況的周年大會;而補開的周年大會,對董事的任免權限已經過期,第七條不再適用.

既然法官研究TABLE A 後,認為核數師對第七條有誤解,那法官應該指出TABLE A 堥漕Д齯憡洈k官有這樣的認為;否則,本人也可以隨意地說「經本人研究世界各地的普通法案例及條文後,認為法官對第七條有誤解.」

法官沒有指鹿為馬的能力,但卻有指鹿為馬的權力.所以法官可以判決核數師是錯誤的,而核數師卻不能判決法官是錯誤的.

核數師每一年都要對他的每一個客戶做一份核數師報告,而法官應該不是只處理公司法的案件,更不用說是有關核數師報告的.這樣看來,法官的解釋不比核數師專業.所以本人認為核數師的寫法是比較恰當的.

如果要在2009/12/28的會議上,對董事作出任免,那應該視該會議為2007-2009年度的周年大會並審議2005-2008年度的帳目等.但是該會議記錄顯示該會議被只視為2007年度的周年大會(treated as the Annual General Meeting for 2007),也只審議2005-2006年度的帳目等.

在處理這個問題時,希望法庭解釋補開的周年大會是否依然享有對董事的任免權力.這是普遍性的問題,所以是關乎公眾利益的.

另外,如果法官要說明本人在2007年度的周年大會上失去董事身份是合法有效的話,那也應該討論該次的周年大會是否合法有效.

該會議事前並沒有會議議程的,本人在會議上要求查閱帳簿,第一至第三被告人都表示帳簿不知所縱;會議上審閱的資產負責表是在2009年04月20日在董事局通過的,但是董事局根本沒有在該日開過會議;董事報告也是沒有經董事局通過的.核數師也表示沒有收到銀行的確認而未能保證帳目的正確性及完整性.這樣的周年大會合法有效嗎?

第31段

要求法庭下令清盤人調查"Grocery"轉變出版人一事
34. 本庭以上第30段已討論了這議題.無論如何,如果一名股東對清盤人有投訴,他應盡快根據CO第200(5)條向法庭作出有關申請,但上訴人沒有這樣做.


引用合適的條例來處理案中的爭議是法官的責任,既然法官知道CO第200(5)條可以處理案中爭議,那法官應盡快根據這條例來作出正確的判決,但是法官沒有這樣做.本人認為法官的說法是在拖延判決.

第35段

2010/09/04舉行的2008-2010年度的周年大會中,第六被告人是否有權要求上訴人離場,及他是否有權錄影.

35. 2010/09/04舉行的周年大會是在清盤人的辦事處舉行.上訴人企圖錄影,但遭人反對.當時正舉行公司會議,會議主席(或其代理人)有權決定會議應該怎樣進行,包括要求上訴人停止錄影,而若他堅持錄影的話,可要求他離開.


本人的申索是:
O 要求法院裁決在2010年09月04日Fresh Media Limited的2008-2010年的周年大會上,Yick Wing Keung先生是否有權將本人從會議場地趕走;
O 要求法院裁決在2010年09月04日Fresh Media Limited的2008-2010年的周年大會上,本人是否有權於周年大會上以錄影方式來為會議作紀錄;

對於前個申索,法官的判詞似乎是同意有權將本人從會議場地趕走的人是會議主席而不是第六被告人,但卻判本人敗訴;對於後個申索,本人認為法官沒有正面回應,是在迴避問題.



向終審庭申請上訴許可

2014年12月19日上訴庭駁回本人申請.本人不服,向終審庭申請上訴許可.

參考文件:
上訴庭判決書(2014年12月19日)(第1,2頁)
上訴庭命令(2014年12月19日)(第1,2頁)
提出動議通知書(2014年09月12日)(第1,2,3,4,5,6,7,8,9頁)
提出動議通知書的修正(2014年09月15日)(第1,2頁)
申請上訴許可的書面陳詞(2014年09月29日)(第1,2頁)
書面陳詞(2014年08月07日)(第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頁)
關於擬申請上訴許可的通知書(終審庭)(2015年01月06日) (第1,2頁)
上訴許可申請(終審庭)(2015年01月15日) (第1,2,3,4頁)


本人本次申請的理由如下:
(上訴許可申請第3-4頁)

本人於2014年09月12日向上訴庭提出申請上訴許可至終審庭。上訴庭張澤祐法官、袁家寧法官和朱芬齡法官駁回本人的申請,理由如下(2014年12月19日的判決書第1段):

1. 本庭考慮了原告人的提出動議通知書及修正,本庭看不到申請怎樣附合香港法例第484章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第22(1)條的要求,所以駁回申請,不作訟費命令。


本人在該次申請對法官在2014年08月20日的很多判決觀點提出了質疑,法官沒有回應,但卻以第484章條例駁回本人的申請,以遮掩其判決的不合理。本人對此表示憤怒及抗議。

本人於2015年01月14日於網上查得的法律條文如下:
香港法例第484章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第22(1)條:

(1) 在以下情況下,可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 (由2001年第21號第52條修訂)
(a) (由2014年第20號第8條廢除)
(b) 如該上訴是就上訴法庭就任何民事訟案或事項所作的判決而提出的,不論是最終判決或非正審判決,而上訴法庭或終審法院(視屬何情況而定)認為上訴所涉及的問題具有重大廣泛的或關乎公眾的重要性,或因其他理由,以致應交由終審法院裁決,則上訴法庭或終審法院須酌情決定終審法院是否受理該上訴;及 (由2001年第21號第52條修訂;由2014年第20號第8條修訂)
(c) 如上訴是就原訟法庭—
......(略) (這部分似乎是和選舉條例和司法覆核等有關的)


本人記得以前此條例有申索金額要超過100萬及訴訟要涉及公眾利益的要求,看來已經廢除。那判決書的意思是本訴訟不符合以上(b)項的要求。本人對此是不同意的。

以下是本人認為本訴訟是符合以上條例的:
1. 各法官判決本人的2009年12月28日以後的董事身份在2007年度的周年大會上被免除及在2007年度的周年大會上任免2009年度以後的董事是合法有效的。法官的理據是「本庭研究CO的Table A 與及FM Ltd的組織章程細則後,認為核數師報告中所說"In accordance with the provision of the company's Articles of Association, all directors shall remain in office for the ensuing year"對第七條有誤解.第七條的正確理解是,每名董事的委任期是直至公司的下一個周年大會,該周年大會是哪年度的,沒有關係;總之各董事委任後,在公司舉行下一個周年大會時,各董事便必須卸任,由股東重新選出董事。」。法官應該指出TABLE A 堥漕Д齯憡洈k官有以上的認為。

本人則認為「第七條所指的『周年大會』要符合公司條例第111條(1)的要求. 根據該條例,公司要在成立後18個月內舉行首個周年大會, 而2009/12/28的會議是公司成立後4年多的時間,並不符合以上的要求.所以本人認為FM Ltd 的組織章程細則第七條只適合正常情況的周年大會;而補開的周年大會,對董事的任免權限已經過期,第七條不再適用.」

這裡涉及的問題是「補開的周年大會是否依然享有對董事的任免權力?」這是普遍性的問題。所以這是重大廣泛的和關乎公眾的重要性。

2. 本案中有法官包庇被告人,司法不公平。本人在正審時曾作出一次非正審申請,要求各被告人透露會議記錄等,但法庭以會議記錄與爭議無關拒絕了本人的申請;而其後又以本人無法提出只有會議記錄才有的資料(如時間地點等問題)來拒絕本人的申索。這是互相矛盾的。法官在判決前對會議記錄一無所知,又怎能知道會議記錄是否與爭議相關?所以本人認為法官有包庇之實,串通之嫌。這是嚴重的腐敗現象,當然也是關乎公眾的重要性。

3. 本案中司法安排不能彰顯公平公義。
a). 在非正審申請上訴後,本人不服歐陽桂如暫委法官的判決,於是申請上訴許可,而法院又是安排歐陽桂如暫委法官處理本人的申請,最後她不批准本人的申請;正審上訴的法官是張澤祐法官、袁家寧法官和朱芬齡法官,本人不服判決,申請上訴許可,而法院又是安排這三位法官處理本人的申請,最後也是不批准的。法庭不應該安排相同的法官來處理相關的上訴許可申請。如果有法官包庇某方,那申請人便要當面指出法官的包庇行為,然後向他(她)提出申請許可。這會對申請人造成不必要的心理壓力,也不能彰顯公平公義。

b). 本人曾被要求要提出法律觀點。本人認為在各方都是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中,除了法官外,其他人都不是法律專業的.所以,如果法官的裁決需要建基於法律觀點的話,那提出法律觀點的責任只應該落在法官身上,其他人都是不懂的.否則的話,便是強人所難.如果法官因為任何正當的原因,不能提出當中的法律觀點,那也有責任將情況報知有關當局,以說明當下的司法安排不能彰顯公平公義.

這些也當然是關乎公眾的重要性。



回應終審庭司法常事務官向本人發出根據規則7(1)發出之傳票

2015年01月19日終審庭司法常事務官向本人發出根據規則7(1)發出之傳票及2015年09月02日終審庭上訴委員會命令.

參考文件:
根據規則7(1)發出之傳票(2015年01月19日)(第1,2,3,4,5頁)


根據規則7(1)發出之傳票通知本人,司法常務官自行認為本人的申請並無顯示合理的給予上訴許可的理由.並要求本人提交一份書面陳詞以解釋為何上訴委員會不應駁回本人的申請.

規則7如下:

(1) 凡司法常務官應答辯人的申請而認為或自行認為某項申請並無顯示合理的給予上訴許可的理由,或是瑣屑無聊或不符合本規則的,則他可向申請人發出傳票,召他在上訴委員會席前提出為何不應駁回其申請的因由.
(2)上訴委員會在考慮有關事項後,可命令駁回申請或發出在案中秉持公正所需的其指示.


根據規則7,司法常務官可認為或自行認為某項申請並「無顯示合理的給予上訴許可的理由」.而並不是授權司法常務官只需要列出「無顯示合理的給予上訴許可的理由」作為拒絕申請的理由.正如某法例容許市民以「合理的理由」作出某項申請一樣,難道市民只需要列出「有合理的理由」這幾字作為申請的理由嗎?申請人必須列出有什麼理由以及解釋為什麼該些理由是合理的.同樣道理,司法常務官也應該解釋為什麼本人提出的理由是不合理的.本人才能作進一步的解釋.

你說1+1=2是合理的,他說是不合理的,卻要你解釋為何不是不合理的.再說得明白點,常務官的意思似乎是說:「你說的任何合理的事,我有權說是不合理的,但是我不打算將理由告訴你,你自己想想吧!」

為腐敗的人把關,有些人似乎是很主動的.他「有權」,所以本人再解釋一次.



向終審庭上訴委員會解釋為何不應駁回本人的申請

參考文件:
書面陳詞(2015年02月16日)(第1,2,3,4,5,6頁)

本人於是以書面陳詞(2015年02月16日)向上訴委員會解釋,如下:
本陳詞是應2015年01月19日致本人的根據規則7(1)發出之傳票而作出,以支持本人向終審法院申請上訴許可。

2015年01月19日的傳票附有《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第22(1)條作為附件(見本陳詞附件1)。該附件的第22條(1)(a),與本人在網上查閱到的條例原文是不同的(網上條例原文見本陳詞附件2)。

主要的不同之處是第22條(1)(a)在網上條例原文中顯示已經廢除。希望法庭解釋為何以已經廢除的法律條文作為指引。

在2014年12月19日的判決書中,法官以「看不到申請怎樣符合香港法例第484章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第22(1)條的要求」,駁回本人的上訴許可申請。但是法官並沒有說明到底本人的申請不符合第22(1)條之下的(a)、(b)和(c)中的哪一項(或哪幾項)。

第22(1)條(a)說的是涉及的「款額或價值達$1,000,000或以上」。在沒有查閱帳簿、帳單和銀行月結單的情況下,本人的申索金額是無可估計的,而即使只計算一期賣雜誌的收入,Fresh Media已有150多萬元的收入,所以本人的申索金額是很有可能在$1,000,000以上的。但是這項法例條文已經廢除,希望法庭解釋有否考慮此項的原因;

第22(1)條(b)說的是「上訴所涉及的問題具有重大廣泛的或關乎公眾的重要性,或因其他理由,以致應交由終審法院裁決,則上訴法庭或終審法院須酌情決定終審法院是否受理該上訴;」。本人認為在本案中有法官包庇各被告人,以及在司法程序或安排上不能彰顯公平公義,這是涉及「關乎公眾的重要性」;而案中「補開的周年大會是否依然享有對董事的任免權力?」這一問題是會影響每一間公司的,所以是有「廣泛的重要性」。有關這些方面,本人已在2015年01月15日的上訴許可申請的第3-4頁有簡略的說明。詳細的情況,請參閱2014年08月07日的書面陳詞及2014年09月02日的提出動議通知書的第3-9頁,這裡不想一再重覆。

第22(1)條(c)似乎與本案無關。

本人向上訴庭申請上訴許可時,在2014年09月02日的提出動議通知書的第3-9頁,指出2014年08月20日判案書的多處不合理的地方,法庭在沒有作出回應的情況下以第22(1)條駁回本人的申請是理窮的表現,是不公平不公義的。

正如有某甲指控某乙打碎了他的古董花瓶,向某乙索償。法官的判決是某乙沒有打碎某甲的古董茶壺,所以判某甲敗訴。某甲申請上訴許可說他指控某乙的是打碎古董花瓶,而法官的判決卻是某乙沒有打碎他的古董茶壺,是不合理的。法庭駁回某甲的申請,理由是不符合第22(1)條的要求。這樣的做法使法官能夠以任何的理由來作出任何不合理的判決。

所以本人認為法庭在考慮能否批准上訴許可的申請時,應該首先考慮被上訴案的判決理由的合理性。如果該些理由本身就是不合理的,那無論所涉及的款額是多少,也無論是否涉及「具有重大廣泛的或關乎公眾的重要性」的問題,都應該批准申請,以彰顯公平公義。這似乎是符合第22(1)條(b)中的「因其他理由」。

所以希望法庭批准本人的申請。如果法庭不批准的話,也希望法庭指出本人的申請到底是不符合第22(1)條(a)、(b)和(c)中的哪一項,以及說明為什麼不符合。




回應終審庭上訴委員會命令

2015年09月02日終審庭上訴委員會也是同樣地以「無顯示合理的給予上訴許可的理由」,駁回本人的申請.

參考文件:
終審庭上訴委員會命令(2015年09月02日)(第1,2頁)


規則7如下:

(1) 凡司法常務官應答辯人的申請而認為或自行認為某項申請並無顯示合理的給予上訴許可的理由,或是瑣屑無聊或不符合本規則的,則他可向申請人發出傳票,召他在上訴委員會席前提出為何不應駁回其申請的因由.
(2)上訴委員會在考慮有關事項後,可命令駁回申請或發出在案中秉持公正所需的其指示.


附在 根據規則7(1)發出之傳票 的民事案件指引摘要第2和3點如下:

2. 上訴委員會可根據傳票內所列出的一個或以上的理由,駁回你的申請.根據規則7(1),可能列於傳票上的理由為:你的申請(1)並無顯示合理的給予上訴許可的理由;或是(2)瑣屑無聊;或(3)不符合本規則.

3. 請留意香港法例第484章《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第22條(見於附件).該條例列明了上訴委員會在考慮是否給予民事案件的上訴許可時須依據的準則.


以上民事案件指引摘要第2點是有誤導性的.規則7(1)所描述的對象是司法常務官,而不是上訴委員會.其實,即使不根據規則7(1),可能列於傳票上的理由也可以是以上三個.這樣的寫法會使人誤會是法律規定只需要給出如此簡單空洞的理由.本人的申請是有提出理由的,並已經解釋是如何地合符法例的要求.司法常務官卻自行認為本人的申請並無顯示合理的理由,也即是說本人提出的理由不合理,那他應該適度地解釋為什麼本人提出的理由不合理.最後,上訴委員會再根據傳票內所列出的理由來拒絕本人的申請.該指引是曲解了規則7,以合理化上訴委員會的司法不作為.這是野蠻的,也是狡詐的.

司法人員可以給出任何理由以支持其作出的決定,然而給出的理由也必須要有合度的解釋,以使公眾能夠判斷其合理性及公正性. 是次駁回本人申請的理由如同「莫須有」,本人難以明白自己給出的理由有那些地方不合理. 希望香港市民明白,這樣的司法決定(或判決)是非常危險的,若果成了慣例(也許已經是慣例), 那必會對司法公正及司法公義的彰顯造成非常惡劣的影響.法官可以隻手遮天!

本人認為本案中的六項申索,諸位司法人員是在理窮的情況下,阻止本人上訴至終審法庭.在審案過程中,他們掩理悖義,瀆職亂法,以致本來一次聆訊便可以完結的訴訟,最後經過五六年後,卻變成了一宗冤案!

一班無賴當上了法官!

當法律界還在擔心行政長官會否凌駕於法律之上的時候,也許法官早已經靜悄悄地捷足先登!



對指引的意見

除了以上提及的指引(民事案件指引摘要)外,本人也曾對另一份的指引提出過意見.

以下是節錄自20114年08月07日書面陳詞:

以下是節錄自《高等法院.區域法院 一般民事訴訟程序指引 10 – 如何進行上訴》的部分段落:
「 論點綱要
54. 你應該擬備一份簡明的論點綱要,指明和撮述(而非全面辯論)你打算提出的論點.如果你是上訴人,你的論點綱要應:

1. 首先概括說明下級法院的法律程序的性質,
2. 概括說明那些對解決將會在上訴中提出的爭論點具重要性的事實,
3. 簡單地陳述那些將會在上訴中提的爭論點,以及
4. 概述你打算提出的論點及概括地說明每項.

55. 與法律觀點有關的上訴的論點綱要通常不應超過10頁;而與案件事實有關的上訴,則不應超過15頁.與法律觀點有關的論點綱要應簡述上訴法 庭可以干預有關的事實的裁斷的理據,並列明與論點有關的案件事實可見於錄音謄本或筆錄證據中的哪些段落,以作參照用途.論點綱要應附有一 份事件時序表,把有關的事件按發生時間先後順序列出,並列明這些事件載於核心文 ……

56. 你應擬備一份典據一覽表,列出所有你打算援引的案例、法規及/或法律書籍中的論述(指明頁碼/段落).

……


指引中第54點第1項所指的「法律程序的性質」與第55點堛滿u與法律觀點有關的」和「與案件事實有關的」都是要有法律專業知識才能加以區分的.本人不懂得分辨; 本人也曾嘗試向法庭申 請索取當中提及的「錄音謄本」並問及其相關費用.法院職員表示「錄音謄本」的費用不能即時知道,但其費用計算方法是每10個中文字(英文字忘了)一元,不過如果要的話,則要預先答應一定會付款,本人說本人連價錢也不知道,怎麼能答應一定付款?

本人聽說錄音謄本的費用可以高至數十萬元.當然,這次的費用應該不會這麼高,但是幾千上萬元是有可能的.本訴訟由2010年開始直到現在已有4年的時間,不知道還要用多少時間;在這過程中有很多用錢的地方,也不知道還要用多少錢.本人不是一個富有的人,用錢一向比較謹慎.故此,本人不能在不知道最終價格的情況下,答應一定付款,所以沒有申請.這種計算價錢的方法會阻礙資源不充裕的市民向法庭申請索取錄音謄本,造成司法不公.

指引第56點提及的典據一覽表包含案例、法規及/或法律書籍.本人不知道在哪裡找這些案例、法規和法律書籍,就算找到也多數是看不明白,更不用說要在本案中適當地引用.而其數量之多,也相信不是一個普通的市民可以處理的.本人也曾提出過一些條例及法律觀點,但是面對法官的質詢,不論本人是如何不服,也是無言以對的.本人根本沒有能力及資格與法官討論法律觀點.

本人曾於2011年11月25日向歐陽桂如暫委法官申請(非正審聆訊的)上訴許可,她在2011年12月23日判決書堜痤握F本人的申請,其中一個理由就是她認為本人不能夠指出她在法律觀點上所犯下的錯誤.

本人在上訴的過程中也曾作出過一次申請,也寫過一次論點綱要,最終法官在法庭上指責本人該次的申請幾乎是濫用司法程序,但是並沒有控告本人,本人有點愧疚,但是也有點冤屈.對於法官的指責,本人可以理解;從法官的角度來看,本人提出的法律觀點近乎亂來;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 本人根本不懂.

好的指引會用別人能明白的方式指導別人把事情辦好;別有用心的指引會用別人不能明白或難以做得到的方式使人不能把事情辦好.這份指引是容易使人誤會的.

在各方都是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中,除了法官外,其他人都不是法律專業的.所以,如果法官的裁決需要建基於法律觀點的話,那提出法律觀點的責任只應該落在法官身上,其他人都是不懂的.否則的話,便是強人所難.如果法官因為任何正當的原因,不能提出當中的法律觀點,那也有責任將情況報知有關當局,以說明當下的司法安排不能彰顯公平公義.



在訴訟期間的一些觀察和經歷

在訴訟期間,除了一些主要的聆訊外,還有不下於十次的過堂聆訊.說也奇怪,本人的大多數聆訊都是被安排在最後的.每一個法庭一天會處理很多宗案件的過堂聆訊,所以除了最後的那宗案件外,在旁聽席上都坐了很多下一宗案件的與訟人和律師.而在本人聆訊時,旁聽席多數是空的.

在非正審申請中,高勁修聆案官在聆訊時向本人派發一份法律文件及一份案例副本,並給了本人20-30分鐘閱讀.本人不知道這樣的做法是否合理.但是,如果是各被告要求在聆訊時呈堂該些文件的話,那他們要在14天前送達給本人.

在向終審法院提交文件冊時,當時的那個職員,把本人的文件冊左翻翻右翻翻,然後告知本人某幾頁太蒙,要求本人再製作一次.本人認為並不影響閱讀,也告知她製作一次要花很長時間,要求她接納.她提議本人以付不起影印費為由向司法常務官作出書面要求.本人認為不妥,以不影響閱讀為由而作出書面要求.

在各司法人員中,本人對 高勁修聆案官、陳江耀暫委法官、歐陽桂如暫委法官、張澤佑法官、袁家寧法官和朱芬齡法官的印象比較深.其中對袁家寧法官的印象是特別深的,她同時是非正審和正審時的上訴庭處理法官,從維基百科上的資料顯示,她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之妻.而在朱芬齡法官身上,本人感覺不到一點做法官的氣焰.當腐敗到了某個程度,只要沒有氣焰,便可算是好官.再過一段時間,也許好官會變成害群之馬.



不知道為什麼想說的話

強盜與法官,一個負責搶劫,一個負責調解.有人指控他們勾結,法官說他只是鼓勵和解.

腐敗的人把道理靜悄悄地說給法官聽;腐敗的法官把道理靜悄悄地說給人聽;狐朋狗友們靜悄悄地紛紛表示認同;戇直的人只能公開地說:「你們說道理是靜悄悄,我聽不見.」見不得光的道理只能心知肚明!



對於司法獨立的的思考:

當我們談論司法獨立的時候,往往把焦點集中於司法機關外部的因數,而忽略了內部的原因.在本案中,下級法院的司法人員明顯地犯了錯,但是上級法院的司法人員卻沒有指出.各層法官的判決顯然不是獨立的,他們是官官相衛,互相包庇的.似乎是有些共同的利益使他們很有默契地作出不獨立的判決,這種影響獨立的因數是無形的.因此司法界在面對外部壓力時,會群起維護司法獨立;而面對內部腐敗時,卻龜縮不作為.

也許社會應該思考是否需要明文付予常設機關琱[的獨立權力.當社會風氣腐敗的時候,任何的常設機關都會有某程度上的腐敗.獨立的機關對於腐敗是沒有免疫力的,而獨立的權力對於這些機關的腐敗現象,只會有促進的作用,而使腐敗現象更難被察覺,也更難被消除.

清水,獨立了.日久,開始發臭.越久,只會越臭!



對於訴訟權的的思考:

如果說法治是香港重中之重的核心價值,那訴訟權便是香港市民重中之重的核心權利.其他的權利最終都是需要訴訟權來維護的.

在一宗訴訟中,有法官、律師和與訟人.法官是既有權力,又有法律專業知識;律師沒有權力,而有法律專業知識;與訟人是既無權力,又無法律專業知識.與訟人可以以無律師代表方式或者聘用律師進行訴訟.容許以無律師代表方式進行訴訟,也許是便民的,但是肯定不是利民的.因為這樣是意味著與訟人將會在最少的幫助下進行訴訟,而法官的權力也將是得到最少的制約.如果是聘用律師進行訴訟,那要先支付大部份的香港市民無法負擔的律師費用,然後才得到法律服務.也就是說律師先得到保障,其後與訟人能否得到保障,則要視乎律師的專業道德和良心.而這些在商業社會,尤其是在腐敗的時候,不是很值錢的.所以無論是以哪一種方式進行訴訟,對與訟人來說都是很不利的.

我們的訴訟系統存有系統性的缺憾,越是強勢的人受到越多的保障,這種偏重使訴訟權難以發揮應有的作用.



對本案事後處理的思考

本人認為此案接下來可以通過以下兩種辦法處理:

1. 由行政長官引用基本法第89條作出處理.該條例原文如下:


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的法官只有在無力履行職責或行為不檢的情況下,行政長官才可根據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任命的不少於三名當地法官組成的審議庭的建議,予以免職。

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的首席法官只有在無力履行職責或行為不檢的情況下,行政長官才可任命不少於五名當地法官組成的審議庭進行審議,並可根據其建議,依照本法規定的程序,予以免職。


這條例似乎只適合處理個別法官行為不檢的情況,但本人指控的是眾多法官的腐敗行為.而且,案中涉及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妻子袁家寧法官.因此不適合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委任法官組成審議庭.在條文中也並沒有指明審議庭只可以由法官組成.正如某人需要最少三粒綠色波子,你給了他三粒綠色和六粒藍色的波子也是附合要求的.所以在必要時,行政長官也可以委任非法官成員加入審議庭,以避免在審議過程中官官相衛的情況.這樣也不算是違反該條例的.

2. 由立法會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9條來處理. 該條例原文如下:


(1) 除第13及14條另有規定外,立法會或其常設委員會可命令任何人到立法會或該委員會席 前,作證或出示其所管有或控制的任何文據、簿冊、紀錄或文件。

(2) 第(1)款授予常設委員會的權力,可由任何其他委員會行使,但該委員會須為立法會藉決議 特別授權就決議中指明的任何事項或問題而行使上述權力者。


本人認為各司法人員有責任要向公眾和與訟人解釋其司法決定的合理性.本人認為本案涉及很重大的公眾利益,希望立法會傳召以下司法人員到立法會解釋其判決:

a) 終審庭上訴委員會成員(包括署理首席法官李義、常任法官鄧國楨和非常任法官陳兆愷)應該解釋為什麼說本人提出的理由不合理(也就是為什麼說「無顯示合理的給予上訴許可的理由」);

b) 終審庭司法常務官鄺卓宏應該解釋為什麼說本人提出的理由不合理(也就是為什麼說「無顯示合理的給予上訴許可的理由」);

c) 上訴庭張澤佑法官、袁家寧法官和朱芬齡法官應該解釋為何說「本庭研究CO的Table A 與及FM Ltd的組織章程細則後,認為核數師......對第七條有誤解」,希望法官解釋Table A內有什麼條文使法官作出這樣的「認為」.以及解釋其他的判決(見前文).

d) 歐陽桂如暫委法官和陳江耀暫委法官應該解釋為何在非正審時以會議記錄與爭議無關為由拒絕了本人的申請;而又在正審時卻要本人提出只有會議記錄才有的證據(如「何時、何地和由何人」).以及解釋其他的判決(見前文).

e) 高勁修聆案官應該解釋為何將本人沒有爭議的事來拒絕本人的申請,而有爭議的卻不提.以及解釋其判決(見前文).

不作為也是包庇的一種.越是高級的法官,越不可讓他們不作為.如果連終審庭的法官也對不公義的事龜縮不作聲,那我們還可以對法治有什麼期望?以上的兩種做法,在香港都是史無前例的,所以希望香港市民積極向行政長官及立法會議員表示關注本案.有足夠的市民關注,可以使事情處理得更順利.

如果因為法官的包庇瀆職等行為,使本人利益受損,本人會嘗試狀告法官.本人知道根據基本法第85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司法人員履行審判職責的行為不受法律追究。」但是「履行審判職責的行為」包括什麼?「包庇瀆職」是否也包括在內?再嚴重的「法官在庭上謀殺證人和銷毀證據」又是否也包括在內?如果法官是免責的,那法庭又是否也是免責的?本人還沒有找到有關條例.如果法官或法庭在這樣的情況下成為被告,那仲裁者就不適合是其他的司法人員,而應該成立公眾陪審團來作出判決,以避免利益衝突.


本人的呼籲

清潔香港,人人有責,哪裡髒了,便把那裡清潔.法庭,也不一定是乾淨的.

連環船,相鉤結,有人負責放火,也需要有人幫忙吹吹風.風越大,燒得越徹底.

能夠把本人的兩封陳述書閱讀完,已經是很難得的.本人非常感謝!

無助方知人力微,所以難得風雨有人來.對於曾幫助本人的人,也非常感恩!

希望各位積極向行政長官及立法會議員表示關注本案,也把本陳述書的網址轉發給其他的香港市民.再次感謝!

聯絡行政長官     聯絡各立法會議員     聯絡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



文件冊目錄對照

正審敗訴後,本人向上訴庭申請上訴,並提出要求納入新證據.
上訴文件冊中的文件次序和正審時用的(或本陳述書中用的)有所不同.由於在本陳述書中引用新的文件冊,甚為複雜, 所以在這裡只引用新文件冊的索引,以便讀者與本陳述書的文件索引作對照之用. (兩份文件冊內的文件是大致相同的,而文件的次序是不同的)
新文件冊分四冊: 文件冊A和B 文件冊C 文件冊D

A冊包括文件冊目錄和第1-48號文件,由第1頁至第274頁;
B冊包括第49-109號文件,由第275頁至第542頁;
C冊是新證據文件冊包括第1-9號文件,由第1頁至第19頁;
D冊是上訴聆訊後文件冊,包括第1-10號文件。
上訴法庭用A、B、C三冊;終審法庭用A、B、C、D四冊.





2016年3月9日